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精品短篇 >
东方紫霞很久以前不叫东方紫霞,叫霍果果。霍果果的爸爸很早就死了,没有在街坊四邻的心目中留下任何印象。倒是霍果果的母亲有盐湖城的瓦图巷子那...
我知道麦家的这座四合大院虽然庞大,但不是我的最后归宿,我会像我的姑姑们一样,嫁出去的,华丽的大院是不可依傍的。某一日,祖母去世,这座大院...
我上学的那天妈妈也上班了,她的工作是为一个专煮羊杂碎的小吃铺烤羊头。妈妈说她最爱闻烤羊毛的烟熏味,这份工作也许最适合她了,就像勤劳的蜜蜂...
你到过梅城吗?你到过蛰伏在城南的相思街吗?一街全是做大排档、猪头肉、荞面咊唠、炸臭豆腐等小生意的人,他们与他们的顾客聊着什么话题?谈论着...
方方是我的双胞胎姐姐,我叫圆圆。母亲去世以后,爸爸托人把方方送到一个很遥远的城市,我也要被送到乡下奶奶家。方方和我分别得时候,一只手被人...
小说讲述了一个到京打工子弟的故事,主人公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,她寻死觅活地死缠着他的美术老师,以身相许.那位老师答应了等她到了25岁的时候再结婚...
2005年6月8日,我在《A市日报》上见到一则新闻,新闻的标题为《半羊坡原始森林年创利润百万元》。 这篇新闻报道如一支黑色的羽箭,射中我盛装往事的...
我觉得死神扇动着黑色的翅膀向我翩然而来,我随着它静静地飞翔。终于,我看到了蓝色的伊犁河在阳光下静静地流淌,蜿蜒的河岸上高耸直立的白杨,还...
母亲静静地看着外婆,外婆的爱像雨后的阳光一样虚无地包围着她,刹那间她忽然了悟:外婆是何其聪明。她已经算定了母亲的后半生会在孤独中度过,她...
大宽康领回媳妇的那天,全村的人都在村头的麦场里脱粒。趁着机器灭火的工夫男人们坐在庄稼垛下抽起了旱烟,女人们解开包着脸的纱绢拉起了家常。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