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 已上市作品 可合作作品
《红盖头》

  图书已出版,可进行影视改编合作


 
  简介:
 
  本文演绎了一位109岁女族长的生命史,从清末民国年间,直到当前改革开放后的盛世,历史变迁、风云变幻、人世沧桑,内含了家族文化、地域文化和不同社会背景的递进,是家庭史、生存史、争斗史、民生史、女性群图、生命长歌、时代的浮世绘。
 
  翠莲注定是一个传奇。她嫁入顾家,成了漩涡中心的“掌柜子”;她大权在握,步步为营、机关算尽。纵使她八面玲珑,也改不了命运的轨迹:爱情渐行渐远,亲情若即若离。就如当初轿中的那顶红盖头,凄艳得如滴血的玫瑰,在路上缓缓行走。
 
  女族长生命史,内含了家族文化、地域文化和中国近代至当代社会的多种变迁。一个叫翠莲的富商之女贯穿了全部全篇,从丈夫珍子掀起盖头的那一天,她被受冷落。因为她的婆婆就在她盖头滑落的时候失去。她容貌娇艳、知人善任,她利用小姑子的美貌与官宦人家结亲,然后扶持了丈夫、儿子、孙子、重孙四代人的发展与腾飞,但她承受着心酸与背叛、误解、诬陷,跨越了新旧两个社会和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。她活了109岁,迷离中她回首:看到一顶顶花轿娶进顾家有数不清的美艳绝伦的新娘:飞子家的、珠子家的、郭巨荣、薛小芊、二飞子家的、荀子家的、一只眼等,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相克相生。
 
  试读:
 
  试读章节:
 
  北方的森林到了十月,已经是一派黄叶狂舞的景象了,风掀动着败叶,阴影和阳光搏击着,如同捉迷藏。光秃秃的树枝如脱掉袈裟的高僧,丧失了最后的尊严,但是依然默然屹立在秋风中,用一种禅者的姿态承受着骤然的衰老。是的,人间是不可以一日无禅!
 
  在黄叶中,一顶娶亲的花轿踏着黄叶冉冉而来。花轿中的新娘叫翠莲,她要嫁的人家就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顾家。翠莲掀起了盖头,从花轿的缝隙中看到众多的树杈,像手指一样凌乱,又像一道道伤痕扭曲蜿蜒。一群乌鸦在干枯的树杈上飞走,大地在旋转、森林在旋转。翠莲呼地一声放下盖头,细细琢磨,听长辈说新娘的花轿遇见乌鸦是不吉利的。蜡黄的树叶被风的手一点点撕碎、抛散,如花絮横飞,又如丰翠莲落的心思。风席卷着树叶掀开轿帘,掀开l的裙裾,暴露出九月的衰老和十月的严寒。翠莲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嘴唇有了口水的滋润在瞬间又变得如鲜血一样凄艳。
 
  翠莲的婆婆在翠莲入洞房的时候咽气了。这事是谁都想不到的,婆婆很年轻,不到四十三岁,脸上女性的柔媚还没完全退掉,眼纹与褶子不是很多,头上还没长出一根白发,可惜说没就没了。白天她还欢天喜地地拉着翠莲的手说,这回娶了你,我就多了一个帮手。可这个帮手一天也没来得及帮她,她就死了。
 
  听女戚们说,当迎亲的轿子进镇子时,响了几声炮仗,大家听到响炮声便知新娘娶来了,一窝蜂地从家里往外跑的时候,翠莲的婆婆不小心拌了一跤,接着让后面涌上来的人从肚子上踩了几脚,翠莲的婆婆恰好怀了身子,都快六个月了。当她的女儿美莲从地上把她拉起来的时候,她还瞅了瞅正在看着她的人们尴尬地笑了笑。美莲问她没事吧,她说没事。这一整天忙乎得进进出出也不显山不露水的,晚上和翠莲的公公亭铛说肚疼,亭铛说可能吃了冷荤腥着凉了,上热炕头捂一捂就没事了,她迟缓地爬上炕头,又叮嘱了两个妯娌和女儿一番,让她们一定要照顾好来坐席的客人。
 
  夜里打点好客人、新郎新娘入了洞房后,亭铛来正屋看肚疼的女人,可是女人已经直挺挺地死在炕上,她把爬着的女人翻过身,只见女人由于疼痛把自己的胸脯抓得稀烂,舌头也咬掉了,下身的血水漫了半炕头。
 
  亭铛失声大叫救命,孩子们都跑进来。亭铛赶快打发二小子珠子去请郎中,珠子忸怩着说,夜那么黑,我自己不敢去。亭铛气得摔了他两个嘴巴说,十五六的人了,比豆腐脑还稀松,连夜路也不敢走。亭铛又和美莲说,美莲和你二哥去叫郎中。美莲紧紧搂着她娘不撒手,哭着就是不去。亭铛和二美莲说,二丫头去和你二哥叫郎中去,迟了你娘就死了。二美莲说,死就死了,她死了今后没人打我了。亭铛实在没办法,说老子去,养活你们有什么用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你娘。亭铛往外走,大儿子珍子披着衣裳跑了进来,问出什么事了,乱哄哄的。亭铛说,你快去叫郎中去,你娘可能不行了。珍子爬到炕头上,从美莲的怀里接过他娘,用脸贴在她娘的嘴唇上,只觉得他娘的嘴唇已经冰凉,再看胳膊和腿已经僵直了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别叫了,我娘已经死了。
 
  翠莲被眼泪婆娑的新婚丈夫珍子半夜叫起说,我娘没了,虽然刚娶进一天,你也是大媳妇,过去给我娘点一个倒头纸吧。翠莲听了这话,惊了个倒仰,她不明白白天婆婆还能行能走,这夜里一顿饭的工夫就给没了。翠莲和丈夫说,那我们还没来得及入洞房呢?珍子说,洞房明夜也能入,可我娘入殓以前必须要媳妇去点倒头纸。翠莲说,今夜是我们的新婚日子,我们能进孝房吗?珍子有些火了,大声说,让你去你就去,说那么多的费话有什么用,都是娶了你这个丧门星,把我娘给克死了。
 
  翠莲摸索着穿好了红色的棉袄棉裤,从南房中走出来,院子里已经挂上了几盏灯笼,红怏怏的光晕照射着颤抖的空气。婆婆住的正屋里,许多男男女女进进出出。
 
  翠莲随着珍子进了里屋的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哭声。屋里幽暗静谧,只剩下翠莲的脚步声了。堂屋里放着一口空荡荡的白茬棺材。翠莲进了里屋,两个婶娘直盯盯地瞅着缓缓进来的翠莲,对珍子说,不该让你媳妇来点倒头纸的,美莲点也是一样的,新媳妇忌讳孝房,不吉利。珍子摇着脑袋说,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讲究那么多。翠莲向炕上看了看,只见一块红洋布将直挺挺的婆婆蒙盖得严严实实,凸起来的肚子像扣在身体上的一个面盆。婆婆的头起,放着一个碟子,碟子中淋了几滴蜡黄的麻油,一条粗壮的棉花灯捻曲曲折折地躺在碟子中,灯捻的顶端伸在碟子的边沿外。一个老一些的胖脸女人突然冲着翠莲婆婆的尸体高声哭喊着,大嫂子,你的儿媳妇为你点长明灯来了。喊完以后屋里所有的女人干嚎起来,真是哭声震天,很有气魄。翠莲一时不知所措。珍子掏出火镰嚓嚓地打了几下,一阵火星四溅后,翠莲手里的纸钱燃烧起来。翠莲用纸钱将长命灯点着之后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下,连磕了四头,爬在炕沿上痛哭起来。
 
  就在女人们哭成一片的时候,几个男人从外屋进来上了炕,他们抓着褥子的四个角,兜起翠莲婆婆的尸体抬到堂屋里入殓了。翠莲被拉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炕头上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那盏长明灯乍隐乍现地闪着火苗。两个婶娘依旧爬在地下哭着,三四个长辈男人进来拉她们,她们也不起来。翠莲一看便知她们是哭丧的内行,哭得有腔有调,余音绕梁婉转。
 
  翠莲以前就听娘家的人传言说婆婆的这些妯娌嘴甜心苦、手段歹毒,她们一直辖捏着善良的婆婆。今天她们这样卖命地哭嚎着,无非是想掩人口舌,或者想卖弄一下她们哭丧的技巧,以此炫耀而已。
 
  几个婶娘在亲戚们的再三劝阻下,逐渐停止了哭声,不过,她们好像仍旧怀着发泄不尽的悲哀,不住地抽答着。男客们经过一夜的折腾,倦了。但是,谁也不愿意离开。珠子兄妹更是瞌睡得七倒八塌。亭铛对蹲在地上的珍子说,还不把你媳妇领回南屋休息一会儿,这里这么多的人,用你做甚。在婆婆入殓的整个过程,翠莲没发现珍子掉一滴泪。翠莲明白珍子的五脏六肺已经被绞碎,他把强大的悲痛压在心底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都是为了我娶亲,我娘才死的……早知道是这样,我宁愿一辈子打光棍。亭铛有些愤怒地说,让你回去你就回去,人都没了,你说这话有屁用?珍子无奈地站起来,扭头对翠莲说,走——翠莲底着脑袋,穿过众人的目光,跟着珍子回了南屋。
 
  珍子进了门,点着煤油灯。然后蹲在灶坑里,一边啃着猪蹄子,一边半碗半碗地灌酒。翠莲脱了鞋袜,爬上炕头,衣服也没脱,蒙上被子睡了。当她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翠莲惊了一跳,翻身坐起,只见珍子把酒碗摔在地下,酒碗已经粉身碎骨。翠莲问,你是不是不睡了?珍子没有做声。翠莲又问,你不睡还不让别人好好睡?珍子仍然没有做声。珍子额头上的血管如蚯蚓一样游移着,两着眼睛直直地盯着翠莲。翠莲说,你盯我干啥?我嫁给你有罪了?你也别欺负我,天亮后我走人。珍子手中握着一片碗渣,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,他用充满仇恨的口气对翠莲说,走,你往哪里走?要不是为了这个家,我现在就一刀剁了你,你想走,没门!留着你好好地替我娘照顾我的弟弟妹妹,你真是个扫帚星。翠莲看着蛮不讲理的珍子,想和他讲理,可又怕珍子打她,只好忍气吞声地又睡了。
 
  天亮的时候,翠莲仍旧沉睡着没醒,美莲进来扫地的声音把她弄醒了。翠莲昏昏沉沉地坐起身,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,好像做了一场恶梦,当她看见美莲身穿一身重孝,才醒悟到昨夜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好些事,最大的一件就是婆婆没了。她问美莲,你大哥呢?美莲回答,出去报丧去了,我大大让我过来带上你,各房走走,认认人。翠莲叠起被子,下地找梳子梳头。美莲说,我大大说你今天就不要穿红衣裳了,那样对我娘不尊敬。翠莲换了带着毛边的白孝服,因为是还没回门的新媳妇,只得在孝服外披了红。翠莲洗完脸,把头发挽起来,盘了个髻,做了媳妇,再也不能梳辫子了。
 
  她随美莲走出南屋,只见整个院落好似一口井,四面的黄土院墙有三四丈高,院子里的房屋被高大的院墙围得滴水不漏。院子里密密扎扎的房屋都是黄土做的,大大小小有三十多间,这些房屋都建在三四尺高的石头台阶上,石头台阶有棱有角,石面上刻着斜纹或梅花小鹿的图案,整座院落没有一砖一瓦。美莲说,我们住的是后院,前院是羊圈、马房和长工们的住处。我们一家住着六间大正房,二娘和三娘两家住着八间西厢房,东厢房八间是祠堂和库房、柴房,南边是门洞和你们的住处,西南角是茅厕,东北角是厨房……
 
  翠莲被黄土高墙震慑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土墙,丝绸般绵软的黄土竟然凝结成宽厚结实铁一样的高墙。高高的土墙上零零星星贴着几张婚庆对联,仿佛昨天的喜气还没退尽。她问美莲,这墙是黄土砌成的?真没想过黄土竟然还能筑墙。美莲说,这还不算什么,有一堵墙竟然是空心的呢,我们以前总钻进去藏猫猫,后来大人们怕里面有蛇,就把入口堵死了。翠莲东瞅瞅西看看,稀罕得不得了。美莲说,别看了,以后有你看这墙这院的机会,我们先去二娘和三娘家,二大是个木匠,三大是个皮匠,都是耍手艺吃百家饭的,所以二娘和三娘都喜欢摆谱挑刺,你不要上赶着她们,也犯不上得罪她们,娘虽然死了,横竖有大大做主呢,大大是这个院子的老大,没人敢和他犯混。
 
  她们说着话,按次序先来到二婶娘的屋子里。恰好,三婶娘也在二婶娘的屋里,妯娌俩做孝衣裳,几个七高八低的孩子围着看。见翠莲进来,两个婶娘忙站起身让座、倒茶。美莲指着一个长形胖脸老一点的女人说,这是二娘,二娘的娘家是做豆腐的,可也算富裕人家的闺女。翠莲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她们俩爬在地上哭丧的情景,觉得心里怪怪的。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二婶娘一眼,只见她的下巴上长着一颗大豆大的黑痣,黑痣上倔强地挺着两根粗壮的黑毛,这两根黑毛让翠莲的心口一阵难受。不过,翠莲的脸上还是风平浪静,只管拱手作揖。美莲又指着一个圆盘脸、长着两颗虎牙的年轻女人说,这是三娘,三娘的娘家是官宦人家,三娘的叔叔是咱堡里的堡长。翠莲上前拱手作揖,三婶娘忙着拦挡住,略带悲伤地说,你看你这婆婆,说走就伸腿走了,什么都没有准备,这不,我们正赶着做孝服,让这些孩子都穿上,省得黑头黑脚地进来出去。翠莲说,是啊,事情真太出人意料了,喜事办完接着办丧事。三婶娘说,多好的媳妇呀,高高大大、苗苗条条,这头脸比画上的催莺莺还要漂亮三分,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的,你们的亲事还是我先提的呢,你家是开榨油坊的,我和你三大大套着骡子车带着几个长工去你家作坊榨油,你抱着你弟弟进了作坊,我一看你,天呢!简直就是天仙,回来就和你公公说了与你家结亲的事,你公公找人一打听,果然人人都夸你,只可惜你这个没福消受的婆婆,一天也没和你过日子就没了。三婶娘说着哭了起来,美莲和翠莲也跟着哭了。
 
  珠子进来说,我大大说了,女人们和孩子们都在二婶娘家吃早饭,吃完早饭,二婶娘分派一下各人的任务,我大大和我二大带人破土挖坟去了。二婶娘惊喜地答应了一声,好的。这一声响亮而干脆。三婶娘不由地撇了撇嘴,脸上的肌肉拉得平平的。大家坐在二婶娘的堂屋里,每人舀了碗小米稀粥,翠莲还没来得及伸手,笸箩内的油炸馒头片让一伙孩子一抢而光。有的孩子手里抢到三四片。美莲喝着孩子们说,这些孩子没一个有出息的货,就知道吃独食,给大嫂一块。里面有三姨娘的孩子文子和小武子,三姨娘有些不高兴了,反驳美莲说,我们是不会教养孩子了,就看美莲以后嫁了人,好好教养她孩子了。二婶娘接过茬说,说嘴的人往往就要打嘴了。美莲好歹没说一句话,只管埋头喝粥,翠莲看了她一眼,只见美莲的泪珠子大滴大滴地掉到碗里。
 
  翠莲的心猛然感觉沉甸甸的,肚子里像坠了一块石头。大家一时沉默了,只有一阵喝粥声。喝完了粥,刚收拾了饭场子,二婶娘的大儿子飞子进来说,邻村的几个亲戚家都来人点纸哭丧,你们得有人过去招待一下。二婶娘端起了长辈的架子对众人说,如今,老大家的没了,你们就都该听我的了,不管你们服不服管教,这都是大哥的主意,刚才珠子进来说的话,你们也都听到了。翠莲暂且不能回门,这嫁了人家了,就是顾家的媳妇了,你带着美莲这几天到大厨房烧水、做饭,这挖坟的、吹鼓手的、做纸扎的、跑堂的,还有画匠、经匠都要按时按点的喝水吃饭,你们从现在上工,一直到大嫂出殡结束;孩子他三娘,你天生就能说会道的,你和我到灵棚里照应一下前来哭丧吊孝的亲戚;二美莲、文子、小武子、二飞子、三飞子这群孩子守灵哭丧;珠子和飞子专管接待客人。
 
  美莲和翠莲来到厨房里,几个女人正在盘点东西,只见案板上放着两扇子猪肉,五筐子鸡蛋,十多个剥了皮的白条整羊,两筐胡萝卜,三筐土豆,一笸箩粉条子。女人们见翠莲进来,都笑着问,这是少东家的媳妇吗?俊俏死了。翠莲开始分派,这几个专管烧水沏茶、那几个专管剥葱洗菜、剩下的到里屋的大灶上蒸馒头、炸油糕。美莲是烧火的,翠莲炒菜。美莲边烧火边和翠莲说,二婶娘算什么东西,自己专挑拣清闲体面的去干,让我们做茶打饭,一点也不公平。翠莲说,都是为了娘的丧事,别和她们斤斤计较了,她们毕竟是长辈,是大大让她管事的,如果我们都不听她的话,就是给大大没脸。美莲说,这两个婶娘可不是省油的灯,和娘斗了一辈子,现在又开始联手对付你了,别的不说,就说昨夜你和我大哥走了以后,她们俩一直和女戚们嘀咕,说你就是一个扫帚星,刚进门,我们家就出事,后来大大进来才喝住她们。翠莲的心一震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原来这个家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个扫帚星了。扫帚星这三个字太厉害了,毁掉一个女人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可眼前的境遇自己又是那么的无奈,就像离开水的鱼一样孤单,天下不管是什么事情,一旦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,那就是有回天之力也逆转不过来了。翠莲想,也许她这辈子就逃不过扫帚星的纠缠了,自己这个黑锅就背到死了。她愤怒得有些失常,尖声问美莲,你说我是不是扫帚星?你说,你说,你说句公道话。美莲没想到就一句话却惹得嫂子如此疯癫,连忙回答,我说你不是,不是,你是好人,你就是个美丽漂亮的大好人,任何人和你在一起也不会妨死的。
 
  谁知道翠莲听了美莲的话,痛苦如烈火喷油一般。她彻底垮了,一不做、二不休,爬在锅沿上嚎啕大哭起来,耻辱、揪心的耻辱、永远狡辩不清的耻辱,让她完全不顾及不自己的脸面了。她不哭她婆婆,哭的是老天爷。她哭着说,老天爷呀——你睁睁眼呀——救救人呀——没法活呀——院子里洗菜的几个女人听到哭声跑进来,相互点头,啧啧地称赞说,真是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的好媳妇,洗锅涮碗的时候还要哭她婆婆一阵。
 
  婆婆的灵柩在黄土高墙围着的大院里停了半个月,翠莲在厨房里炒了半个月菜,溅在她手背上的热麻油,把她的手背烧得伤迹斑斑,但是她仍是无动于衷。她的心头惟一萦绕的一个问题就是她到底是不是扫帚星,她从记忆的初端开始收索着、寻觅着,她想假如自己就是个扫帚星,专往死妨亲人,为什么她的娘老子、她的弟弟、她的爷爷奶奶都很健康。她想不通,越是想不通越往里钻。厨房外是锣鼓喧天,人山人海,厨房里是烟气滚滚、不闻人声。美莲试探着说尽了好话,可是翠莲死活不吭一声,美莲又怕再说错话,只有自己心里干着急了。
 
  翠莲的婆婆是因为胎死腹中而亡故的,她的一生生了四个儿女。她原以为前四个孩子都平安降生,二美莲生的时候,亭铛还在地里起山药,孩子生得多了,有经验了,男人们便把女人生孩子的事看得就像母鸡屙蛋一样容易,这第五胎更是轻车熟路顺风顺水了,没想到在第五胎上栽了,硬生生地要了她的一条命。按当地的风俗,屈死人的灵柩是不能在家里停放的太久,不吉利。翠莲的婆婆虽有子女后人,可毕竟不属于生老病死正常死亡的行列。何况她娘家的几个哥哥正在她家坐珍子的席。灵柩只停放了七天就下葬了。
 
  出殡后,宾客散尽,各种纸扎全部焚烧,鼓手棚子、经匠棚子全部拆散,留下了一个凄凉灰冷的黄土大院。出殡后,顾家的人都替下孝衣,儿女们只在胳膊上戴一个孝字,作为对死者的悼念。顾家娶进一口人的同时也?
 
  阅读地址:http://www.rongshuxia.com/book/5276413.html
 
  北方的森林到了十月,已经是一派黄叶狂舞的景象了,风掀动着败叶,阴影和阳光搏击着,如同捉迷藏。光秃秃的树枝如脱掉袈裟的高僧,丧失了最后的尊严,但是依然默然屹立在秋风中,用一种禅者的姿态承受着骤然的衰老。是的,人间是不可以一日无禅!
 
  在黄叶中,一顶娶亲的花轿踏着黄叶冉冉而来。花轿中的新娘叫翠莲,她要嫁的人家就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顾家。翠莲掀起了盖头,从花轿的缝隙中看到众多的树杈,像手指一样凌乱,又像一道道伤痕扭曲蜿蜒。一群乌鸦在干枯的树杈上飞走,大地在旋转、森林在旋转。翠莲呼地一声放下盖头,细细琢磨,听长辈说新娘的花轿遇见乌鸦是不吉利的。蜡黄的树叶被风的手一点点撕碎、抛散,如花絮横飞,又如丰翠莲落的心思。风席卷着树叶掀开轿帘,掀开l的裙裾,暴露出九月的衰老和十月的严寒。翠莲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嘴唇有了口水的滋润在瞬间又变得如鲜血一样凄艳。
 
  翠莲的婆婆在翠莲入洞房的时候咽气了。这事是谁都想不到的,婆婆很年轻,不到四十三岁,脸上女性的柔媚还没完全退掉,眼纹与褶子不是很多,头上还没长出一根白发,可惜说没就没了。白天她还欢天喜地地拉着翠莲的手说,这回娶了你,我就多了一个帮手。可这个帮手一天也没来得及帮她,她就死了。
 
  听女戚们说,当迎亲的轿子进镇子时,响了几声炮仗,大家听到响炮声便知新娘娶来了,一窝蜂地从家里往外跑的时候,翠莲的婆婆不小心拌了一跤,接着让后面涌上来的人从肚子上踩了几脚,翠莲的婆婆恰好怀了身子,都快六个月了。当她的女儿美莲从地上把她拉起来的时候,她还瞅了瞅正在看着她的人们尴尬地笑了笑。美莲问她没事吧,她说没事。这一整天忙乎得进进出出也不显山不露水的,晚上和翠莲的公公亭铛说肚疼,亭铛说可能吃了冷荤腥着凉了,上热炕头捂一捂就没事了,她迟缓地爬上炕头,又叮嘱了两个妯娌和女儿一番,让她们一定要照顾好来坐席的客人。
 
  夜里打点好客人、新郎新娘入了洞房后,亭铛来正屋看肚疼的女人,可是女人已经直挺挺地死在炕上,她把爬着的女人翻过身,只见女人由于疼痛把自己的胸脯抓得稀烂,舌头也咬掉了,下身的血水漫了半炕头。
 
  亭铛失声大叫救命,孩子们都跑进来。亭铛赶快打发二小子珠子去请郎中,珠子忸怩着说,夜那么黑,我自己不敢去。亭铛气得摔了他两个嘴巴说,十五六的人了,比豆腐脑还稀松,连夜路也不敢走。亭铛又和美莲说,美莲和你二哥去叫郎中。美莲紧紧搂着她娘不撒手,哭着就是不去。亭铛和二美莲说,二丫头去和你二哥叫郎中去,迟了你娘就死了。二美莲说,死就死了,她死了今后没人打我了。亭铛实在没办法,说老子去,养活你们有什么用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你娘。亭铛往外走,大儿子珍子披着衣裳跑了进来,问出什么事了,乱哄哄的。亭铛说,你快去叫郎中去,你娘可能不行了。珍子爬到炕头上,从美莲的怀里接过他娘,用脸贴在她娘的嘴唇上,只觉得他娘的嘴唇已经冰凉,再看胳膊和腿已经僵直了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别叫了,我娘已经死了。
 
  翠莲被眼泪婆娑的新婚丈夫珍子半夜叫起说,我娘没了,虽然刚娶进一天,你也是大媳妇,过去给我娘点一个倒头纸吧。翠莲听了这话,惊了个倒仰,她不明白白天婆婆还能行能走,这夜里一顿饭的工夫就给没了。翠莲和丈夫说,那我们还没来得及入洞房呢?珍子说,洞房明夜也能入,可我娘入殓以前必须要媳妇去点倒头纸。翠莲说,今夜是我们的新婚日子,我们能进孝房吗?珍子有些火了,大声说,让你去你就去,说那么多的费话有什么用,都是娶了你这个丧门星,把我娘给克死了。
 
  翠莲摸索着穿好了红色的棉袄棉裤,从南房中走出来,院子里已经挂上了几盏灯笼,红怏怏的光晕照射着颤抖的空气。婆婆住的正屋里,许多男男女女进进出出。
 
  翠莲随着珍子进了里屋的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哭声。屋里幽暗静谧,只剩下翠莲的脚步声了。堂屋里放着一口空荡荡的白茬棺材。翠莲进了里屋,两个婶娘直盯盯地瞅着缓缓进来的翠莲,对珍子说,不该让你媳妇来点倒头纸的,美莲点也是一样的,新媳妇忌讳孝房,不吉利。珍子摇着脑袋说,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讲究那么多。翠莲向炕上看了看,只见一块红洋布将直挺挺的婆婆蒙盖得严严实实,凸起来的肚子像扣在身体上的一个面盆。婆婆的头起,放着一个碟子,碟子中淋了几滴蜡黄的麻油,一条粗壮的棉花灯捻曲曲折折地躺在碟子中,灯捻的顶端伸在碟子的边沿外。一个老一些的胖脸女人突然冲着翠莲婆婆的尸体高声哭喊着,大嫂子,你的儿媳妇为你点长明灯来了。喊完以后屋里所有的女人干嚎起来,真是哭声震天,很有气魄。翠莲一时不知所措。珍子掏出火镰嚓嚓地打了几下,一阵火星四溅后,翠莲手里的纸钱燃烧起来。翠莲用纸钱将长命灯点着之后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下,连磕了四头,爬在炕沿上痛哭起来。
 
  就在女人们哭成一片的时候,几个男人从外屋进来上了炕,他们抓着褥子的四个角,兜起翠莲婆婆的尸体抬到堂屋里入殓了。翠莲被拉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炕头上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那盏长明灯乍隐乍现地闪着火苗。两个婶娘依旧爬在地下哭着,三四个长辈男人进来拉她们,她们也不起来。翠莲一看便知她们是哭丧的内行,哭得有腔有调,余音绕梁婉转。
 
  翠莲以前就听娘家的人传言说婆婆的这些妯娌嘴甜心苦、手段歹毒,她们一直辖捏着善良的婆婆。今天她们这样卖命地哭嚎着,无非是想掩人口舌,或者想卖弄一下她们哭丧的技巧,以此炫耀而已。
 
  几个婶娘在亲戚们的再三劝阻下,逐渐停止了哭声,不过,她们好像仍旧怀着发泄不尽的悲哀,不住地抽答着。男客们经过一夜的折腾,倦了。但是,谁也不愿意离开。珠子兄妹更是瞌睡得七倒八塌。亭铛对蹲在地上的珍子说,还不把你媳妇领回南屋休息一会儿,这里这么多的人,用你做甚。在婆婆入殓的整个过程,翠莲没发现珍子掉一滴泪。翠莲明白珍子的五脏六肺已经被绞碎,他把强大的悲痛压在心底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都是为了我娶亲,我娘才死的……早知道是这样,我宁愿一辈子打光棍。亭铛有些愤怒地说,让你回去你就回去,人都没了,你说这话有屁用?珍子无奈地站起来,扭头对翠莲说,走——翠莲底着脑袋,穿过众人的目光,跟着珍子回了南屋。
 
  珍子进了门,点着煤油灯。然后蹲在灶坑里,一边啃着猪蹄子,一边半碗半碗地灌酒。翠莲脱了鞋袜,爬上炕头,衣服也没脱,蒙上被子睡了。当她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翠莲惊了一跳,翻身坐起,只见珍子把酒碗摔在地下,酒碗已经粉身碎骨。翠莲问,你是不是不睡了?珍子没有做声。翠莲又问,你不睡还不让别人好好睡?珍子仍然没有做声。珍子额头上的血管如蚯蚓一样游移着,两?%
 
  阅读地址:http://www.rongshuxia.com/book/5276413.html
 
  北方的森林到了十月,已经是一派黄叶狂舞的景象了,风掀动着败叶,阴影和阳光搏击着,如同捉迷藏。光秃秃的树枝如脱掉袈裟的高僧,丧失了最后的尊严,但是依然默然屹立在秋风中,用一种禅者的姿态承受着骤然的衰老。是的,人间是不可以一日无禅!
 
  在黄叶中,一顶娶亲的花轿踏着黄叶冉冉而来。花轿中的新娘叫翠莲,她要嫁的人家就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顾家。翠莲掀起了盖头,从花轿的缝隙中看到众多的树杈,像手指一样凌乱,又像一道道伤痕扭曲蜿蜒。一群乌鸦在干枯的树杈上飞走,大地在旋转、森林在旋转。翠莲呼地一声放下盖头,细细琢磨,听长辈说新娘的花轿遇见乌鸦是不吉利的。蜡黄的树叶被风的手一点点撕碎、抛散,如花絮横飞,又如丰翠莲落的心思。风席卷着树叶掀开轿帘,掀开l的裙裾,暴露出九月的衰老和十月的严寒。翠莲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嘴唇有了口水的滋润在瞬间又变得如鲜血一样凄艳。
 
  翠莲的婆婆在翠莲入洞房的时候咽气了。这事是谁都想不到的,婆婆很年轻,不到四十三岁,脸上女性的柔媚还没完全退掉,眼纹与褶子不是很多,头上还没长出一根白发,可惜说没就没了。白天她还欢天喜地地拉着翠莲的手说,这回娶了你,我就多了一个帮手。可这个帮手一天也没来得及帮她,她就死了。
 
  听女戚们说,当迎亲的轿子进镇子时,响了几声炮仗,大家听到响炮声便知新娘娶来了,一窝蜂地从家里往外跑的时候,翠莲的婆婆不小心拌了一跤,接着让后面涌上来的人从肚子上踩了几脚,翠莲的婆婆恰好怀了身子,都快六个月了。当她的女儿美莲从地上把她拉起来的时候,她还瞅了瞅正在看着她的人们尴尬地笑了笑。美莲问她没事吧,她说没事。这一整天忙乎得进进出出也不显山不露水的,晚上和翠莲的公公亭铛说肚疼,亭铛说可能吃了冷荤腥着凉了,上热炕头捂一捂就没事了,她迟缓地爬上炕头,又叮嘱了两个妯娌和女儿一番,让她们一定要照顾好来坐席的客人。
 
  夜里打点好客人、新郎新娘入了洞房后,亭铛来正屋看肚疼的女人,可是女人已经直挺挺地死在炕上,她把爬着的女人翻过身,只见女人由于疼痛把自己的胸脯抓得稀烂,舌头也咬掉了,下身的血水漫了半炕头。
 
  亭铛失声大叫救命,孩子们都跑进来。亭铛赶快打发二小子珠子去请郎中,珠子忸怩着说,夜那么黑,我自己不敢去。亭铛气得摔了他两个嘴巴说,十五六的人了,比豆腐脑还稀松,连夜路也不敢走。亭铛又和美莲说,美莲和你二哥去叫郎中。美莲紧紧搂着她娘不撒手,哭着就是不去。亭铛和二美莲说,二丫头去和你二哥叫郎中去,迟了你娘就死了。二美莲说,死就死了,她死了今后没人打我了。亭铛实在没办法,说老子去,养活你们有什么用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你娘。亭铛往外走,大儿子珍子披着衣裳跑了进来,问出什么事了,乱哄哄的。亭铛说,你快去叫郎中去,你娘可能不行了。珍子爬到炕头上,从美莲的怀里接过他娘,用脸贴在她娘的嘴唇上,只觉得他娘的嘴唇已经冰凉,再看胳膊和腿已经僵直了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别叫了,我娘已经死了。
 
  翠莲被眼泪婆娑的新婚丈夫珍子半夜叫起说,我娘没了,虽然刚娶进一天,你也是大媳妇,过去给我娘点一个倒头纸吧。翠莲听了这话,惊了个倒仰,她不明白白天婆婆还能行能走,这夜里一顿饭的工夫就给没了。翠莲和丈夫说,那我们还没来得及入洞房呢?珍子说,洞房明夜也能入,可我娘入殓以前必须要媳妇去点倒头纸。翠莲说,今夜是我们的新婚日子,我们能进孝房吗?珍子有些火了,大声说,让你去你就去,说那么多的费话有什么用,都是娶了你这个丧门星,把我娘给克死了。
 
  翠莲摸索着穿好了红色的棉袄棉裤,从南房中走出来,院子里已经挂上了几盏灯笼,红怏怏的光晕照射着颤抖的空气。婆婆住的正屋里,许多男男女女进进出出。
 
  翠莲随着珍子进了里屋的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哭声。屋里幽暗静谧,只剩下翠莲的脚步声了。堂屋里放着一口空荡荡的白茬棺材。翠莲进了里屋,两个婶娘直盯盯地瞅着缓缓进来的翠莲,对珍子说,不该让你媳妇来点倒头纸的,美莲点也是一样的,新媳妇忌讳孝房,不吉利。珍子摇着脑袋说,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讲究那么多。翠莲向炕上看了看,只见一块红洋布将直挺挺的婆婆蒙盖得严严实实,凸起来的肚子像扣在身体上的一个面盆。婆婆的头起,放着一个碟子,碟子中淋了几滴蜡黄的麻油,一条粗壮的棉花灯捻曲曲折折地躺在碟子中,灯捻的顶端伸在碟子的边沿外。一个老一些的胖脸女人突然冲着翠莲婆婆的尸体高声哭喊着,大嫂子,你的儿媳妇为你点长明灯来了。喊完以后屋里所有的女人干嚎起来,真是哭声震天,很有气魄。翠莲一时不知所措。珍子掏出火镰嚓嚓地打了几下,一阵火星四溅后,翠莲手里的纸钱燃烧起来。翠莲用纸钱将长命灯点着之后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下,连磕了四头,爬在炕沿上痛哭起来。
 
  就在女人们哭成一片的时候,几个男人从外屋进来上了炕,他们抓着褥子的四个角,兜起翠莲婆婆的尸体抬到堂屋里入殓了。翠莲被拉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炕头上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那盏长明灯乍隐乍现地闪着火苗。两个婶娘依旧爬在地下哭着,三四个长辈男人进来拉她们,她们也不起来。翠莲一看便知她们是哭丧的内行,哭得有腔有调,余音绕梁婉转。
 
  翠莲以前就听娘家的人传言说婆婆的这些妯娌嘴甜心苦、手段歹毒,她们一直辖捏着善良的婆婆。今天她们这样卖命地哭嚎着,无非是想掩人口舌,或者想卖弄一下她们哭丧的技巧,以此炫耀而已。
 
  几个婶娘在亲戚们的再三劝阻下,逐渐停止了哭声,不过,她们好像仍旧怀着发泄不尽的悲哀,不住地抽答着。男客们经过一夜的折腾,倦了。但是,谁也不愿意离开。珠子兄妹更是瞌睡得七倒八塌。亭铛对蹲在地上的珍子说,还不把你媳妇领回南屋休息一会儿,这里这么多的人,用你做甚。在婆婆入殓的整个过程,翠莲没发现珍子掉一滴泪。翠莲明白珍子的五脏六肺已经被绞碎,他把强大的悲痛压在心底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都是为了我娶亲,我娘才死的……早知道是这样,我宁愿一辈子打光棍。亭铛有些愤怒地说,让你回去你就回去,人都没了,你说这话有屁用?珍子无奈地站起来,扭头对翠莲说,走——翠莲底着脑袋,穿过众人的目光,跟着珍子回了南屋。
 
  珍子进了门,点着煤油灯。然后蹲在灶坑里,一边啃着猪蹄子,一边半碗半碗地灌酒。翠莲脱了鞋袜,爬上炕头,衣服也没脱,蒙上被子睡了。当她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翠莲惊了一跳,翻身坐起,只见珍子把酒碗摔在地下,酒碗已经粉身碎骨。翠莲问,你是不是不睡了?珍子没有做声。翠莲又问,你不睡还不让别人好好睡?珍子仍然没有做声。珍子额头上的血管如蚯蚓一样游移着,两着眼睛直直地盯着翠莲。翠莲说,你盯我干啥?我嫁给你有罪了?你也别欺负我,天亮后我走人。珍子手中握着一片碗渣,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,他用充满仇恨的口气对翠莲说,走,你往哪里走?要不是为了这个家,我现在就一刀剁了你,你想走,没门!留着你好好地替我娘照顾我的弟弟妹妹,你真是个扫帚星。翠莲看着蛮不讲理的珍子,想和他讲理,可又怕珍子打她,只好忍气吞声地又睡了。
 
  天亮的时候,翠莲仍旧沉睡着没醒,美莲进来扫地的声音把她弄醒了。翠莲昏昏沉沉地坐起身,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,好像做了一场恶梦,当她看见美莲身穿一身重孝,才醒悟到昨夜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好些事,最大的一件就是婆婆没了。她问美莲,你大哥呢?美莲回答,出去报丧去了,我大大让我过来带上你,各房走走,认认人。翠莲叠起被子,下地找梳子梳头。美莲说,我大大说你今天就不要穿红衣裳了,那样对我娘不尊敬。翠莲换了带着毛边的白孝服,因为是还没回门的新媳妇,只得在孝服外披了红。翠莲洗完脸,把头发挽起来,盘了个髻,做了媳妇,再也不能梳辫子了。
 
  她随美莲走出南屋,只见整个院落好似一口井,四面的黄土院墙有三四丈高,院子里的房屋被高大的院墙围得滴水不漏。院子里密密扎扎的房屋都是黄土做的,大大小小有三十多间,这些房屋都建在三四尺高的石头台阶上,石头台阶有棱有角,石面上刻着斜纹或梅花小鹿的图案,整座院落没有一砖一瓦。美莲说,我们住的是后院,前院是羊圈、马房和长工们的住处。我们一家住着六间大正房,二娘和三娘两家住着八间西厢房,东厢房八间是祠堂和库房、柴房,南边是门洞和你们的住处,西南角是茅厕,东北角是厨房……
 
  翠莲被黄土高墙震慑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土墙,丝绸般绵软的黄土竟然凝结成宽厚结实铁一样的高墙。高高的土墙上零零星星贴着几张婚庆对联,仿佛昨天的喜气还没退尽。她问美莲,这墙是黄土砌成的?真没想过黄土竟然还能筑墙。美莲说,这还不算什么,有一堵墙竟然是空心的呢,我们以前总钻进去藏猫猫,后来大人们怕里面有蛇,就把入口堵死了。翠莲东瞅瞅西看看,稀罕得不得了。美莲说,别看了,以后有你看这墙这院的机会,我们先去二娘和三娘家,二大是个木匠,三大是个皮匠,都是耍手艺吃百家饭的,所以二娘和三娘都喜欢摆谱挑刺,你不要上赶着她们,也犯不上得罪她们,娘虽然死了,横竖有大大做主呢,大大是这个院子的老大,没人敢和他犯混。
 
  她们说着话,按次序先来到二婶娘的屋子里。恰好,三婶娘也在二婶娘的屋里,妯娌俩做孝衣裳,几个七高八低的孩子围着看。见翠莲进来,两个婶娘忙站起身让座、倒茶。美莲指着一个长形胖脸老一点的女人说,这是二娘,二娘的娘家是做豆腐的,可也算富裕人家的闺女。翠莲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她们俩爬在地上哭丧的情景,觉得心里怪怪的。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二婶娘一眼,只见她的下巴上长着一颗大豆大的黑痣,黑痣上倔强地挺着两根粗壮的黑毛,这两根黑毛让翠莲的心口一阵难受。不过,翠莲的脸上还是风平浪静,只管拱手作揖。美莲又指着一个圆盘脸、长着两颗虎牙的年轻女人说,这是三娘,三娘的娘家是官宦人家,三娘的叔叔是咱堡里的堡长。翠莲上前拱手作揖,三婶娘忙着拦挡住,略带悲伤地说,你看你这婆婆,说走就伸腿走了,什么都没有准备,这不,我们正赶着做孝服,让这些孩子都穿上,省得黑头黑脚地进来出去。翠莲说,是啊,事情真太出人意料了,喜事办完接着办丧事。三婶娘说,多好的媳妇呀,高高大大、苗苗条条,这头脸比画上的催莺莺还要漂亮三分,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的,你们的亲事还是我先提的呢,你家是开榨油坊的,我和你三大大套着骡子车带着几个长工去你家作坊榨油,你抱着你弟弟进了作坊,我一看你,天呢!简直就是天仙,回来就和你公公说了与你家结亲的事,你公公找人一打听,果然人人都夸你,只可惜你这个没福消受的婆婆,一天也没和你过日子就没了。三婶娘说着哭了起来,美莲和翠莲也跟着哭了。
 
  珠子进来说,我大大说了,女人们和孩子们都在二婶娘家吃早饭,吃完早饭,二婶娘分派一下各人的任务,我大大和我二大带人破土挖坟去了。二婶娘惊喜地答应了一声,好的。这一声响亮而干脆。三婶娘不由地撇了撇嘴,脸上的肌肉拉得平平的。大家坐在二婶娘的堂屋里,每人舀了碗小米稀粥,翠莲还没来得及伸手,笸箩内的油炸馒头片让一伙孩子一抢而光。有的孩子手里抢到三四片。美莲喝着孩子们说,这些孩子没一个有出息的货,就知道吃独食,给大嫂一块。里面有三姨娘的孩子文子和小武子,三姨娘有些不高兴了,反驳美莲说,我们是不会教养孩子了,就看美莲以后嫁了人,好好教养她孩子了。二婶娘接过茬说,说嘴的人往往就要打嘴了。美莲好歹没说一句话,只管埋头喝粥,翠莲看了她一眼,只见美莲的泪珠子大滴大滴地掉到碗里。
 
  翠莲的心猛然感觉沉甸甸的,肚子里像坠了一块石头。大家一时沉默了,只有一阵喝粥声。喝完了粥,刚收拾了饭场子,二婶娘的大儿子飞子进来说,邻村的几个亲戚家都来人点纸哭丧,你们得有人过去招待一下。二婶娘端起了长辈的架子对众人说,如今,老大家的没了,你们就都该听我的了,不管你们服不服管教,这都是大哥的主意,刚才珠子进来说的话,你们也都听到了。翠莲暂且不能回门,这嫁了人家了,就是顾家的媳妇了,你带着美莲这几天到大厨房烧水、做饭,这挖坟的、吹鼓手的、做纸扎的、跑堂的,还有画匠、经匠都要按时按点的喝水吃饭,你们从现在上工,一直到大嫂出殡结束;孩子他三娘,你天生就能说会道的,你和我到灵棚里照应一下前来哭丧吊孝的亲戚;二美莲、文子、小武子、二飞子、三飞子这群孩子守灵哭丧;珠子和飞子专管接待客人。
 
  美莲和翠莲来到厨房里,几个女人正在盘点东西,只见案板上放着两扇子猪肉,五筐子鸡蛋,十多个剥了皮的白条整羊,两筐胡萝卜,三筐土豆,一笸箩粉条子。女人们见翠莲进来,都笑着问,这是少东家的媳妇吗?俊俏死了。翠莲开始分派,这几个专管烧水沏茶、那几个专管剥葱洗菜、剩下的到里屋的大灶上蒸馒头、炸油糕。美莲是烧火的,翠莲炒菜。美莲边烧火边和翠莲说,二婶娘算什么东西,自己专挑拣清闲体面的去干,让我们做茶打饭,一点也不公平。翠莲说,都是为了娘的丧事,别和她们斤斤计较了,她们毕竟是长辈,是大大让她管事的,如果我们都不听她的话,就是给大大没脸。美莲说,这两个婶娘可不是省油的灯,和娘斗了一辈子,现在又开始联手对付你了,别的不说,就说昨夜你和我大哥走了以后,她们俩一直和女戚们嘀咕,说你就是一个扫帚星,刚进门,我们家就出事,后来大大进来才喝住她们。翠莲的心一震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原来这个家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个扫帚星了。扫帚星这三个字太厉害了,毁掉一个女人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可眼前的境遇自己又是那么的无奈,就像离开水的鱼一样孤单,天下不管是什么事情,一旦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,那就是有回天之力也逆转不过来了。翠莲想,也许她这辈子就逃不过扫帚星的纠缠了,自己这个黑锅就背到死了。她愤怒得有些失常,尖声问美莲,你说我是不是扫帚星?你说,你说,你说句公道话。美莲没想到就一句话却惹得嫂子如此疯癫,连忙回答,我说你不是,不是,你是好人,你就是个美丽漂亮的大好人,任何人和你在一起也不会妨死的。
 
  谁知道翠莲听了美莲的话,痛苦如烈火喷油一般。她彻底垮了,一不做、二不休,爬在锅沿上嚎啕大哭起来,耻辱、揪心的耻辱、永远狡辩不清的耻辱,让她完全不顾及不自己的脸面了。她不哭她婆婆,哭的是老天爷。她哭着说,老天爷呀——你睁睁眼呀——救救人呀——没法活呀——院子里洗菜的几个女人听到哭声跑进来,相互点头,啧啧地称赞说,真是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的好媳妇,洗锅涮碗的时候还要哭她婆婆一阵。
 
  婆婆的灵柩在黄土高墙围着的大院里停了半个月,翠莲在厨房里炒了半个月菜,溅在她手背上的热麻油,把她的手背烧得伤迹斑斑,但是她仍是无动于衷。她的心头惟一萦绕的一个问题就是她到底是不是扫帚星,她从记忆的初端开始收索着、寻觅着,她想假如自己就是个扫帚星,专往死妨亲人,为什么她的娘老子、她的弟弟、她的爷爷奶奶都很健康。她想不通,越是想不通越往里钻。厨房外是锣鼓喧天,人山人海,厨房里是烟气滚滚、不闻人声。美莲试探着说尽了好话,可是翠莲死活不吭一声,美莲又怕再说错话,只有自己心里干着急了。
 
  翠莲的婆婆是因为胎死腹中而亡故的,她的一生生了四个儿女。她原以为前四个孩子都平安降生,二美莲生的时候,亭铛还在地里起山药,孩子生得多了,有经验了,男人们便把女人生孩子的事看得就像母鸡屙蛋一样容易,这第五胎更是轻车熟路顺风顺水了,没想到在第五胎上栽了,硬生生地要了她的一条命。按当地的风俗,屈死人的灵柩是不能在家里停放的太久,不吉利。翠莲的婆婆虽有子女后人,可毕竟不属于生老病死正常死亡的行列。何况她娘家的几个哥哥正在她家坐珍子的席。灵柩只停放了七天就下葬了。
 
  出殡后,宾客散尽,各种纸扎全部焚烧,鼓手棚子、经匠棚子全部拆散,留下了一个凄凉灰冷的黄土大院。出殡后,顾家的人都替下孝衣,儿女们只在胳膊上戴一个孝字,作为对死者的悼念。顾家娶进一口人的同时也死了一口人,按理说就等于既没损失也没增加,可是娶进的与死去的因不是同一个人,那麻烦就大了。顾家老大媳妇,也就是翠莲的婆婆以前是家中的掌柜,掌柜子人一死,可掌柜的位置还空着呢。顾家虽然不是有钱有势的地主老财,可也在当地是头号的大户人家,家里人有二十来口子,骡马牛羊成群结队,长短工也有五六人。每天进钱出钱的,没有掌柜是不行的,再说,不可能因为桥断了就不过河了。可选谁做当家人呢?老大亭铛这几天费尽心思,老二亭锝家的和老三亭锦家的那简直就是强盗遇见贼爷爷,一个比一个歹毒,她们俩人无论那个当家,那他的四个没娘的孩子就受可怜了。他的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,就是让他刚进门的儿媳妇当家,他惴惴不安地怀着这个奇特的念头,把全家人都请到他的正房里,吃个团圆饭,商议一下。看看他们的意见。
 
  炕上放上了炕桌,地上放了高几,炕上坐着男人,地上坐了女人和孩子。上了三道菜,喝下五杯酒,亭锝对大家说,现在珍子他娘走了,这个家的大梁还得有人来挑,你们说说谁来当家最合适,那咱们就让她从今夜开始把这个家当起来,不过这当家的一定要一心为这个家着想,不能中饱私囊,更不能心怀不轨。大家其实早就明白老大让他们吃团圆饭的意思了,醉翁之意不在酒,白眉赤眼的吃什么团圆饭。二婶娘料到这当家人落到自己头上了,所以,故意不露神色,看看别人的意思。三婶娘也想,这当家人可能就是二婶娘的了,事不关已、高高挂起,她也没做声。亭锝和亭锦想这本来就是老娘们的事,也不好意思参合。亭铛见大家都不说话,笑了笑说,你们都不说,那我就说了,依我看珍子媳妇是个不错的人,这几天任劳任怨,在厨房中干活,她不当家就可惜了,看来这顾家的掌柜就落在她的身上了。
 
  大家一听这话,惊了个张口结舌。尤其是二婶娘,当时就翻了脸,她对丈夫说,既然大哥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们也就挑明说了,让一个刚进门的小媳妇当家,我们不服,大哥如果执意要翠莲当家,那好!我们分家。三婶娘也站起身愤愤不平地嚷着,大哥,翠莲是个十八九岁的毛丫头,刚进顾家连个门道水道都难分辨,您让她当家,这不分明表示咱们顾家没人吗?亭铛反问,你们说让谁当?让你们说你们闭着嘴又不说,现在又来反对,亭锝、亭锦,你们就想让你们的老婆当家吗?亭锝和亭锦不说话。二婶娘说,我们怎么就不能当了?大嫂死了轮也该轮到我了。亭锝跳下炕头反手给了二婶娘一个大嘴巴,恨恨地骂着,你快给我滚回西房,当家!当家!就知道当家!你能当了吗?我看你连脸也不要了。
 
  二婶娘挨了打,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脸,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耍起泼来,她扑上炕把炕桌掀到地下,满桌子的酒菜呼啦啦扣在地上。她的孩子们哭嚎着把她拉住,她拍着大腿高声地叫骂着,顾亭锝,你这条狗,你就是你大哥和你大嫂养的一条狗,一年四季东奔西跑的做木匠活,可挣上的钱全都交给柜上,四五个孩子破衣烂衫的,你难道瞎了眼了吗?今天我也不活了,你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人。三婶娘趁着乱劲也嚷嚷着说,不公平,我们文子他老子一年到头累得人仰马翻,也不少挣钱,可钱呢?我嫁过来八年了,仍旧是两手空空。
 
  亭铛大声喝着,好了,有完没完?你们都有委屈,亭锝、亭锦,我还真没看出来呢!你们觉得在外面挣几个钱交到柜上是不是特别吃亏?你们不想想你们每天吃得山药莜面是从哪里来的?是我带着长工、短工面朝黄土背朝天爬在地里收来的,锄地、割地,身上的皮都要晒掉三层。是谁送你们去学艺?现在能挣钱了,翅膀硬了,亭锝、亭锦你们觉得分家好的话,就分开过吧,大哥带着一伙没娘的孩子过,免得沾你们的光。
 
  亭锦说,大哥都说哪里的话了,我看就按大哥的意思去办吧,让大侄子媳妇当家,不要听女人们的,他们懂个啥。三婶娘欲言又止,两只眼睛瞪得像铃铛,一张嘴,两颗虎牙给她助威。亭锦最了解他的女人,他明白三婶娘的这个古怪的表情就是危险的征兆。亭锦下了地,从饭菜中找出鞋子穿上,拉了拉三婶娘的衣袖说,你出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三婶娘一甩胳膊说,少扯,我不听。亭锦面带着几份恳求说,你出来,晚辈面前给我一个面子。三婶娘鼻腔里喘着粗气,跟到院子里说,有什么话?说呀。亭锦低三下四地说,你看你,这么聪明的人,连什么都看不出来吗?你是瞎参合什么?翠莲不当家也轮不到你,让二嫂当了家那就倒大霉了,这家里的东西还不都让她霸占到她娘家去?三婶娘反问,你就肯定翠莲是个好东西吗?她当了家照样克扣柜上的钱。亭锦说,这就看着你怎么去盯着她了,我们要时不时地查查她的账本,她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毛丫头,能有那么大的胆量吗?
 
  夫妻俩正商讨着,二婶娘从正屋里披头散发地跑出来问三婶娘,孩子他三娘,你是闹不闹了?不是说好了我们拧成一股绳,一起闹腾,现在你倒是得意了,我掐了打,你们老婆汉子到一边歇凉去了。
 
  没等三婶娘说话,亭锦就接过话茬说,你有能耐爱怎么闹是你的事,少来牵扯我们文子娘,你闹腾的目的是为了做当家人,我们跟着你闹腾有何用?二婶娘说,亭锦,你们三兄弟一个鼻腔出气,欺负我们妯娌是妇道人家。三婶娘刚才听了亭锦的一篇子话,醒悟过来了,二婶娘就是个得了金子想银子的人,点破了,态度一下来了个鹞子大翻身。她对二婶娘说,我们也别再闹了,大嫂刚下葬,我们为了争夺当家人反目成仇,不值得,就是翠莲当了家,她哪里就能管制了我们,打量她也没有那个胆子,过一年半年的拿个错,让她乖乖的下来便罢。
 
  这时,珠子站在门口喊,我大大让你们进来说话,有话不能在家里说,还跑到院子里。亭锦问珠子,你个兔崽子,你和谁说话呢?珠子连忙说,三大,我没看见您也在院子里。三人进屋后,完全没有了气势,态度也和软了许多。亭铛问,出去商量的咋样了?我既然说话不中用,那这个掌柜就由你们来决定了。亭锦说,就让翠莲当吧,穷人家好当,谁当也一样。亭铛问,珍子二娘和珍子三娘有意见没?两人都不吭声,亭锝大声说,大哥问你们话呢?怎么不回答?都哑巴了?三婶娘点点头说,二哥,就按大哥说的办吧。
 
  亭铛问珠子,你大嫂在哪里?珠子说,没见。二美莲说,大嫂和我大姐在大厨房做饭呢。亭铛对二美莲说,去把你大嫂叫来,就说我们有话对她说。二美莲咚咚地跑着叫翠莲去了。
 
  亭铛对二婶娘说,珍子二娘,这桌子是你掀到地下的,现在你给我摆在炕上。大家忙乱着收拾起来。亭铛说,你们都别动,让你们的二娘自己收拾。亭锝媳妇,你娘家也是买卖人家,远近闻名的“豆腐刘”家,出来你这么一个会掀桌子的千金小姐,你说你嫁到顾家十几年了,我这个当大伯子的一直对你尊敬万分,连一句大话都没说过,你呢?今天敢掀我的桌子,明天就敢烧我的房。再说,不是我这个当大哥的偏心,这些天珍子媳妇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厨房做饭炒菜,你们两个做婶娘的什么时候关心过她?那天正是她大喜的日子,珍子死拖硬拽地拉来人家给你大嫂烧倒头纸、点长明灯,人家都依了,这样深明大义的媳妇做我们家的当家人亏我们什么了?
 
  厨房里的翠莲,在锅里倒了油,正准备炒最后一道菜的时候,二美莲跑进厨房说,大嫂,我大大让你到正房里一趟,说他们要和你说话。翠莲交代了正在烧火的美莲几句,解下围裙,来到正屋。进们后只见二婶娘在收拾地上的破盘烂碗,三婶娘乖乖地站在一边,亭铛老兄弟三人坐在炕上。翠莲拿来菝葜,帮着二婶娘来收拾。亭铛对翠莲说,你先过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翠莲放下菝葜,站在炕沿边问亭铛,大大,有什么话要和我说?亭铛说,这几天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,我和你二大三大还有你的俩婶娘商量过了,决定让你来当家。翠莲惊得花容失色,忙说,不行,我是当不了,还是让二娘和三娘来当吧。亭铛说,当吧,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多问问你两个婶娘,你会不会打算盘?翠莲低声说,会。亭铛说,当家后要以你婆婆为榜样,她可是顾全大局的好人,在你们大喜的日子里,她为了不闹出事,宁愿活活地疼死了,有钢骨呀!说着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。一直站在地上的珍子对翠莲说,你还不快下去,戳在这里就为了惹大大生气呢?翠莲对亭铛说,大大,您当心自己的身体,不要伤心了,厨房里还有一道菜没做出来,我先炒菜去了。亭铛停止了哭声,撩起衣襟,从红腰带上解下一串钥匙,递到炕沿上说,明天这个家就由你来当了,这是库房、草房、煤房、祠堂、山药窖门上的钥匙,你保存好,明天让美莲带着你各处走走,缺什么都记下来让飞子和珠子早些去买。
 
  翠莲拿了钥匙,当她伸出手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呆了,纤长的手背上密密麻麻的疤痕。亭铛问,是热油烫的吗?翠莲点了点头。亭锝说,翠莲做掌柜最合适,绝对是大嫂的后生。众人仍旧一言不发。
 
  吃完饭,各房的都回去睡觉了。珍子留在正房和他大大说话。亭铛说,你回屋早早休息去吧,这几天把你们小两口累坏了。珍子问亭铛,大大,我不想看到翠莲,这个女人阴气太重,她刚进家就把我娘克死了。亭铛说,我也细细琢磨了,这个女人外面柔弱,骨子里那可刚强着呢,以后当了家,比你娘会厉害一层的。珍子说,那您为甚还让她当家呢?这样命硬的女人,只配洗锅喂猪。亭铛说,没办法,你我都是大男人,常年累月在庄稼地里干活,总得有个人在家里料理吧,你说让谁当?你二婶娘和你三婶娘那心肠毒得比蝎子尾还厉害,你弟弟妹妹在她们手底下,一个也别想活,眼看珠子就要娶亲了,别人当了家,能给他痛痛快快地花钱娶媳妇吗?你回去先好好地对待翠莲,等珠子娶过媳妇,不行让珠子媳妇当家。珍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,我也不瞒大大说,这几夜我没碰过翠莲一下,这个女人给我的坏感觉,令我对她没有一丝的欲念,和她睡在一盘炕上,好像身边睡了个毒蛇一样的邪恶东西。亭铛说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已经是半辈子的人了,我知道你娘的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。珍子说,那至少是为了娶她吧?亭铛说,不娶她换了别人,该出事照样出。珍子说,那可不一定。亭铛说,认命吧,男人们来这个世上的使命无非就是吃饱穿暖娶老婆。
 
  珍子回到南屋,翠莲已经睡了。他依旧喝酒啃骨头。翠莲在珍子推门的那一刻,一时睡意全消。她并住呼吸,听到珍子吱吱的喝酒声和牙齿与骨头干燥的摩擦声。这些日子,珍子一直像鬼魂一样,在她睡下后冒出来,在黑暗中喝酒啃骨头,那种又吃又喝的讨厌声音能钻进她的灵魂。每当这个时候翠莲就会怒不可遏地大幅度地翻身,故意把翻身的声音极度夸大来表示反抗。她问自己,我生气了吗?他喝他的酒,自己睡自己的觉,干吗要生气?直到后来她守了寡,想起来都莫名其妙。
 
  珍子把最后一滴酒灌进咽喉,照样砰的一声把空酒瓶摔在地上。他每天夜里不是摔碗就是摔酒坛子来解恨,摔完之后,爬在距离翠莲较远的炕梢上脱衣睡觉。不过有一点挺让翠莲感动的,她每夜都要起来上茅房小解,院内黑咕隆咚,她出去,珍子也出去,他站在当院中等待着她。翠莲明白,他是怕她一个人出去害怕,可每次珍子喝完酒摔酒瓶的巨大响声,都让她从头皮凉到脚后跟。这个男人是不能再要了,命好的话,再找一个瞎子、瘸子、穷光蛋也比跟了他强。翠莲想开了,全身像掉下二十斤泥巴,轻松了许多。这夜,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她爬在大锅沿子上炒菜,炒着炒着,锅里的菜就变成了臭虫,这些臭虫长着无数的腿,像蜈蚣一样顺着铲子爬到她的手背上,咬她的手背,有的还猖狂地爬到她的胳膊上,吓得她大哭起来,边哭边用铲子往死拍,虫子太多了,前赴后继一批接着一批向她爬来,她慌乱地抓住一条软腻的虫子用劲一捏,虫子的黑血溅了她一脸,臭烘烘的,恶心死了。她扔下铲子边哭边跑,铺天盖地的虫子追了出来。正当她走投无路的时候,她被珍子叫醒了。珍子爬起身,点着油灯,翠莲看到他胸脯上密匝匝的胸毛。他问,你怎么了?睡觉也哭。翠莲说,不怎么,我这个人就这么点出息,扫帚星都爱睡觉哭。珍子不说话了,撩开席子,拿了一张纸条卷了一根拇指粗的旱烟,从煤油灯上点着,嘭嘭地抽了起来。翠莲正要吹灯睡觉,珍子缓缓地吐了一口浓烟说,其实今天晚上大大为你争当家人也不容易,我的心里也挺想让你当的,好好干,别亏对了大大对你的心意。
 
  翠莲冷笑一声说,嗨——既然不容易,谁想当给谁,我不稀罕。珍子瞪了她一眼,再没别的话说了,吹灯睡觉。
 
  早晨,翠莲起来,看到珍子已经不在了,她洗了脸,把拜堂时穿的红衣裳拿出来穿上,然后梳头,她特意又梳了两条辫子。美莲送进一碗稀粥、两块油炸馒头片还有一碟子咸菜。翠莲和她说,你和大大说一声,我走了,嫁过来我一直还没回去呢。美莲说,你不早说,大哥打早套了骡马翻地去了,要不明天让他和你一起过去?翠莲说,不用了,好妹妹,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大大和妹妹,别太累了,这个家的女人你最吃苦。美莲说,那我现在让二哥给你备一条毛驴,你骑驴去吧。美莲走后,翠莲坐在桌前吃起了早饭。她吃得很认真,可谓细嚼慢咽,但她发现嚼是嚼了可怎么也咽不下去,嗓子里就像卡上什么东西堵得难受。草率地吃了一口饭后,她开始打扫屋子。她先扫墙壁再扫地,打扫完了,把腰间的钥匙娶下来放到炕边的席子底下。珠子愣头愣脑地走进来问,大嫂要回娘家了?毛驴备好了,我逮了最善良的黑驴,保证一路都听你的话。美莲也进来问,大嫂,你什么时候回来?最晚明天好吗?翠莲向他两人摆了摆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两眼泪水盈盈。她把从娘家带来所有的小东西都放在包袱里,提着包袱出了二门。见大门内的石桩子上栓着一匹黑色的毛驴,毛驴背上的鞍子已经备好,鞍子上还铺了一块鲜艳的红绸褥子。珠子跑过去解开缰绳,递到翠莲手中。二婶娘和三婶娘也跑出来送别,二婶娘一看翠莲穿着一身红衣裳,就精精怪怪地叫嚷起来,吆——你婆婆刚下葬,你就穿红衣裳了?这还得了,最少也得等三年以后再穿。翠莲没听她的话,可以说看都没看她一眼,就牵着毛驴出了大门。二婶娘和三婶娘说,瞧她那个狂样儿,还不理人,当了掌柜就兴头起来了,宁可悔了做,不可做了悔,以后谁高谁低还不见的呢。
 
  翠莲牵着毛驴穿过大街,她感觉双腿像棍子一样僵直,这街道也变得狭长了,总也走不完。街上的人们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牵驴的红衣女子。忽然,有一个女人说,这是顾家的新媳妇,我和她在顾家厨房里做过饭。接着,身后便是窃窃讨论声。好容易才出了镇子,她找了个石头,站在上面,然后爬上毛驴背。一阵放仰面吹来,她不由地打了个寒噤,这个寒噤打出了她的两眼泪水。她不由地回头看了看,顾家土黄的高院墙如山一样立在水泉镇的中央,她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高大的黄土院墙,那高大的黄土院墙不仅是顾家的标志,但也很实用的,生活在黄土院墙内的女人是很安逸的,最起码不受风吹雨打。
 
  珍子翻地回来,把马和骡子卸下来,栓到圈里喂了草料。然后,站在二门口拍打着满身的黄土。一群鸡咕咕地叫着,在他的身边觅食。珍子大声吆喝美莲,美莲从正屋出来,手里拿着鞋帮子做针线。珍子问,今天你喂鸡了没有?娘不在了,你该想的都得想到。美莲叫,二哥,抓两把篦谷子出来喂鸡。珠子从正屋里出来,跑到东厢房的窗户下,从一个泥瓮中抓了两把篦谷子,咕咕咕咕用他的粗嗓子难听地叫唤着鸡,鸡群欢天喜地地从外面跑了进来,他把篦谷子纷纷扬扬地撒开,鸡群立时拥挤成了个旋涡。珍子看着鸡群对美莲说,好几只鸡都红脸了,说不定腊月的时候能下几个腊八蛋。珍子说完就去推南屋的门,美莲着急地和珍子说,大哥,大嫂去娘家了,我去给你烧水,你洗洗头吧。珍子一愣,缓了一下问美莲,谁让她去的?是大大吗?美莲说,大大从早晨就和二大到南庄要木工帐去了,他也不知道。珍子说,什么玩意儿,说走就抬腿走了,走了今后就别回来了。美莲说,你这个人就是霸道,我们总不能不让人家回娘家吧,就是买个使唤丫头也有告假的时候。珍子很生气地推开南屋的门,进去以后发现这屋里超常的干净,被子叠的整整齐齐,柜子擦得尘纤不染。珍子觉得这是一个恶兆,女人往往在诀别的时候,才怎么认真地打扫自己住过的房屋。珍子横躺在炕上,掀开席子拿卷烟纸的时候,看到翠莲留下的钥匙。珍子懵了,尽管他恨这个女人,可现在她不声不响地走了,他的心里是空捞捞的难受。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,只听院子里的母鸡呱天呱地大叫的声音,他还以为珠子在撵鸡玩。他爬起来刚要出去喝骂珠子,二美莲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说,大哥,你快去看看,二娘和三娘杀鸡呢。珍子说,这不过年不过节的,杀鸡做甚,平日里细米白面的吃腻了,想起鸡肉好吃了。珍子开门出院,只见二婶娘手里提着菜刀,三婶娘双手攥着鸡的两只翅膀,那只将要被杀的母鸡没命地嚎叫着,凄凉万分。珍子问,干吗要杀鸡,是不是来戚人了?二婶娘说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?你媳妇今天走的时候穿了一身红衣裳,你娘刚下葬,还没过七,多不吉利,杀只鸡,去去邪气。美莲说,你只管杀鸡,与我大嫂穿红衣裳有什么关系,刚才三娘家的文子弟弟和我说,今天二娘到街上去,听人们传言说喝了生鸡血就能让老女人变年轻,于是二娘和三娘就在西厢房商议着杀鸡喝血。珍子苦笑了一下说,完了,完了,这个院子里的女人都成精了。二婶娘见美莲揭穿了她,便恼羞成怒,破口谩骂起美莲来,你这个丫头,越发没大没小了,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我们就想杀鸡玩玩,你还怎么了?你娘刚死,你就管起事来了?真是什么鸡下什么蛋,什么娘生什么女,一色货。珍子本来是要走开的,一听这话,马上气劲上来,脸上的肌肉嘣嘣直跳,他走到二婶娘的面前咬着牙关说,你给我听着,你可以骂任何人,但是不能说我娘半个不字,小心我揍死你。二婶娘一下愣了神,等珍子扭头进了家,才大声嚷着,你想揍人,你长了几个脑袋?你二大没舍得动过我一根手指头呢。一旁的三婶娘提醒她说,算了,你杀你的鸡,少说些吹牛的话吧,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二哥没打你?你挨了打就忘了,别人都记着呢。二婶娘由于气愤,杀鸡的时候用的力气特别大,手起刀落,鸡头扑棱棱掉在一边,她仿佛砍的不是鸡头而是珍子的头。三婶娘端着一个大碗专心接血,无头鸡颤抖着身躯,淌出了最后一腔热血,完了,一滴也流不出来了,三婶娘和二婶娘欣喜若狂端着温热的鸡血进屋了。美莲气得边哭边收拾惨局。二美莲高兴地和美莲说,姐姐,咱们今天晚上是不是就能吃煮鸡肉了?我就爱吃鸡屁股,可肥呢。
 
  亭铛和亭锝晚上才回来,兄弟两人帐没讨回倒是累了个半死。亭铛进了家,屁股还没坐热,美莲进来就把翠莲回娘家和两个婶娘杀鸡的事,一五一十地说了。别的事情倒是稀松,这翠莲穿着红衣裳回娘家的事,听了他的心都碎了。媳妇拿了一个大包袱,说明该拿走的都拿走了,最主要的是还穿了一身红,这超常的举动分明表示她和这个家没关系了。他问美莲,你嫂子临走还和你说啥话了?美莲说,她让我日后别太劳累了,多照顾大大和妹妹。亭铛听了,热泪横流,看来这个翠莲早就做好了一去不回头的打算了。他和美莲说,把你大哥叫来。
 
  美莲推开南屋的门,只见屋里黑洞洞一片,只有炕上躺着的珍子嘴里叼着的烟头一闪一闪。美莲说,大哥,大大叫你过正屋去。珍子坐起来边用火镰点灯边问美莲,大大和二大回来了?美莲说,哦,刚进门。珍子披了外衣,趿拉着鞋来到正屋。亭铛见珍子进来,劈头问了声,翠莲是不是把钥匙也带走了?珍子回答,留下了。亭铛彻底蔫了,他皱着眉头狠狠地说,你干吗能让她走呀?珍子说,我去翻地了,不在家,她得空就走了。亭铛说,明天你给我把她领回来,不管她家提出什么条件,都答应了,只要人回来就行。珍子说,算了,我也考虑过了,该走的想留是留不住的,何况她是一个命硬的女人。亭铛说,糊涂的东西,什么命软命硬,如果她再不回来,这掌柜就落到别人手里了,你二婶娘和你三婶娘是什么人?是专管生事作耗的货,她们当了掌柜,咱几辈人精心积攒下来的家业就一败涂地了。珍子说,让美莲当,也一样,我总看着翠莲不是个善茬子。亭铛说,美莲都十四岁了,过个一头半年就得嫁人了,就算是翠莲不是个善茬子,可用她来对付西厢房的你俩婶娘也绰绰有余。珍子说,我总觉得翠莲回来不回来都是一样的。亭锝说,那可不一样,你我珠子都得下地干活,美莲和二美莲都是小孩,人家撺掇好,这家里什么不是人家的,听大大的话,明天哪怕跪地磕头,也把翠莲请回来。珍子吞吞吐吐地说,我也没碰过她,虽然拜了堂,可毕竟没入过洞房,她也不算我的女人,走与在都和我没关系。亭铛说,你为什么不碰她?这种事难
 
  道还得老子亲手教你吗?如果那几夜,你要了她,她想走也走不了,谁再敢要她,可现在人家是黄花大姑娘,家境又好,想找什么人都可以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你的弟弟妹妹们,明天无论如何你也得去。
 
  第二天,珍子背了几包点心,骑马到了翠莲娘家。在门外叫了半天,人家连门都不给开,他等了一顿饭的工夫,仍然不见有人开门,又提着点心牵着马回来了。亭铛一整天都站在大门外,望穿秋水盼望着翠莲回来,二婶娘如一条警觉的老猫,她似乎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幸灾乐祸地问,大哥,你在门外等谁呀?翠莲是不是还没回来?亭铛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,没等谁,只是想在门外站一会。
 
  天色已近傍晚,一个身穿皮袄的老男人漠然矗立,望着通红的晚霞和归巢的乌鸦,深深地感到景色的苍凉和内心的凄楚。伴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,珍子耷拉着蔫头牵着马回来了。亭锝一眼瞅见马背上空荡荡的,心凉了半截。父子俩进了家,珍子长吁短叹一番,对亭铛说,真他娘是一家子牲口,我在街里等了半天,连门也不给开。亭铛一听这话,就更着急了,他想解铃还需系铃人,翠莲是亭锦女人保的媒,现在还得亭锦女人出面才好。
 
  第二天上午,美莲来到三婶娘的房中,三婶娘不在,文子和几个小孩爬在桌子上写毛笔字。美莲出来又到了二婶娘的屋子里,只见二婶娘和三婶娘妯娌俩玩骨牌呢。美莲站在她们身边,等着一把牌出完后,对三婶娘说,我先替三娘玩着,我大大叫三娘过去,有事和您说。二婶娘呼啦一推牌说,不玩了,他三娘人家叫你呢,你还不快过去。三婶娘问美莲,就叫我一个人吗?你不知道叫我有什么事?二婶娘说,你问她,她能说吗?能有什么事,肯定是为了昨天咱俩杀鸡的事。美莲说,可能不是,不过您过去就知道了。
 
  三婶娘随着美莲来到正屋,只见亭铛独自坐在炕上悠闲地喝着茶,看样子不像是查问杀鸡的事。三婶娘问,大哥,您叫我做甚呢?亭铛冲她呵呵地笑了笑说,你坐,你先坐下。三婶娘从来没见过她的大伯子对她这么客气过,便拿捏着坐到地下的椅子上。亭铛说,这个家数你最能干,最会说话了,家里外面什么事没有你办不成的。听到亭铛夸自己,三婶娘一下就明白了,他把她叫过来不是为了夸她,是为了让她到外面办事。三婶娘说,大哥你也别胡夸我,我这个人最明白自己是吃几颗麦子的面长大的人,有什么事,你就直说。亭铛仍旧哈哈一笑,还是拐了个小弯子,对美莲说,美莲,给你三娘沏壶上等的茉莉花茶,你三娘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,有喝茶的习惯。美莲沏茶去了,亭锝才说,他三娘,翠莲走了,可能是嫌咱家这几天没对待好她。三婶娘说,怎么没待好?一进门子就当家,还叫没待好?我嫁过十多年了,从来也不敢有过当家的念头。亭铛说,别说那么多的话了,还得麻烦你去一趟,她毕竟是咱家的一口人,总是住娘家,让外人听见也笑话。三婶娘假意推却说,翠莲要是铁了心不回来,我就没办法了。亭铛说,大哥相信你有这个能耐,明天就去吧,不管要什么条件都应下来,这事过后改天去看看文子他姥姥,我们办完喜事还剩下一些酒肉,晚上人静了,让珠子给你送过去,你也别声张,这个家是只能做不能说,大哥也不容易,以后还得靠你多帮忙。
 
  阅读地址:http://www.rongshuxia.com/book/5276413.html
 
  试读章节:
 
  北方的森林到了十月,已经是一派黄叶狂舞的景象了,风掀动着败叶,阴影和阳光搏击着,如同捉迷藏。光秃秃的树枝如脱掉袈裟的高僧,丧失了最后的尊严,但是依然默然屹立在秋风中,用一种禅者的姿态承受着骤然的衰老。是的,人间是不可以一日无禅!
 
  在黄叶中,一顶娶亲的花轿踏着黄叶冉冉而来。花轿中的新娘叫翠莲,她要嫁的人家就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顾家。翠莲掀起了盖头,从花轿的缝隙中看到众多的树杈,像手指一样凌乱,又像一道道伤痕扭曲蜿蜒。一群乌鸦在干枯的树杈上飞走,大地在旋转、森林在旋转。翠莲呼地一声放下盖头,细细琢磨,听长辈说新娘的花轿遇见乌鸦是不吉利的。蜡黄的树叶被风的手一点点撕碎、抛散,如花絮横飞,又如丰翠莲落的心思。风席卷着树叶掀开轿帘,掀开l的裙裾,暴露出九月的衰老和十月的严寒。翠莲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嘴唇有了口水的滋润在瞬间又变得如鲜血一样凄艳。
 
  翠莲的婆婆在翠莲入洞房的时候咽气了。这事是谁都想不到的,婆婆很年轻,不到四十三岁,脸上女性的柔媚还没完全退掉,眼纹与褶子不是很多,头上还没长出一根白发,可惜说没就没了。白天她还欢天喜地地拉着翠莲的手说,这回娶了你,我就多了一个帮手。可这个帮手一天也没来得及帮她,她就死了。
 
  听女戚们说,当迎亲的轿子进镇子时,响了几声炮仗,大家听到响炮声便知新娘娶来了,一窝蜂地从家里往外跑的时候,翠莲的婆婆不小心拌了一跤,接着让后面涌上来的人从肚子上踩了几脚,翠莲的婆婆恰好怀了身子,都快六个月了。当她的女儿美莲从地上把她拉起来的时候,她还瞅了瞅正在看着她的人们尴尬地笑了笑。美莲问她没事吧,她说没事。这一整天忙乎得进进出出也不显山不露水的,晚上和翠莲的公公亭铛说肚疼,亭铛说可能吃了冷荤腥着凉了,上热炕头捂一捂就没事了,她迟缓地爬上炕头,又叮嘱了两个妯娌和女儿一番,让她们一定要照顾好来坐席的客人。
 
  夜里打点好客人、新郎新娘入了洞房后,亭铛来正屋看肚疼的女人,可是女人已经直挺挺地死在炕上,她把爬着的女人翻过身,只见女人由于疼痛把自己的胸脯抓得稀烂,舌头也咬掉了,下身的血水漫了半炕头。
 
  亭铛失声大叫救命,孩子们都跑进来。亭铛赶快打发二小子珠子去请郎中,珠子忸怩着说,夜那么黑,我自己不敢去。亭铛气得摔了他两个嘴巴说,十五六的人了,比豆腐脑还稀松,连夜路也不敢走。亭铛又和美莲说,美莲和你二哥去叫郎中。美莲紧紧搂着她娘不撒手,哭着就是不去。亭铛和二美莲说,二丫头去和你二哥叫郎中去,迟了你娘就死了。二美莲说,死就死了,她死了今后没人打我了。亭铛实在没办法,说老子去,养活你们有什么用,你们给我好好看着你娘。亭铛往外走,大儿子珍子披着衣裳跑了进来,问出什么事了,乱哄哄的。亭铛说,你快去叫郎中去,你娘可能不行了。珍子爬到炕头上,从美莲的怀里接过他娘,用脸贴在她娘的嘴唇上,只觉得他娘的嘴唇已经冰凉,再看胳膊和腿已经僵直了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别叫了,我娘已经死了。
 
  翠莲被眼泪婆娑的新婚丈夫珍子半夜叫起说,我娘没了,虽然刚娶进一天,你也是大媳妇,过去给我娘点一个倒头纸吧。翠莲听了这话,惊了个倒仰,她不明白白天婆婆还能行能走,这夜里一顿饭的工夫就给没了。翠莲和丈夫说,那我们还没来得及入洞房呢?珍子说,洞房明夜也能入,可我娘入殓以前必须要媳妇去点倒头纸。翠莲说,今夜是我们的新婚日子,我们能进孝房吗?珍子有些火了,大声说,让你去你就去,说那么多的费话有什么用,都是娶了你这个丧门星,把我娘给克死了。
 
  翠莲摸索着穿好了红色的棉袄棉裤,从南房中走出来,院子里已经挂上了几盏灯笼,红怏怏的光晕照射着颤抖的空气。婆婆住的正屋里,许多男男女女进进出出。
 
  翠莲随着珍子进了里屋的那一刻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哭声。屋里幽暗静谧,只剩下翠莲的脚步声了。堂屋里放着一口空荡荡的白茬棺材。翠莲进了里屋,两个婶娘直盯盯地瞅着缓缓进来的翠莲,对珍子说,不该让你媳妇来点倒头纸的,美莲点也是一样的,新媳妇忌讳孝房,不吉利。珍子摇着脑袋说,什么时候了,还顾得讲究那么多。翠莲向炕上看了看,只见一块红洋布将直挺挺的婆婆蒙盖得严严实实,凸起来的肚子像扣在身体上的一个面盆。婆婆的头起,放着一个碟子,碟子中淋了几滴蜡黄的麻油,一条粗壮的棉花灯捻曲曲折折地躺在碟子中,灯捻的顶端伸在碟子的边沿外。一个老一些的胖脸女人突然冲着翠莲婆婆的尸体高声哭喊着,大嫂子,你的儿媳妇为你点长明灯来了。喊完以后屋里所有的女人干嚎起来,真是哭声震天,很有气魄。翠莲一时不知所措。珍子掏出火镰嚓嚓地打了几下,一阵火星四溅后,翠莲手里的纸钱燃烧起来。翠莲用纸钱将长命灯点着之后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下,连磕了四头,爬在炕沿上痛哭起来。
 
  就在女人们哭成一片的时候,几个男人从外屋进来上了炕,他们抓着褥子的四个角,兜起翠莲婆婆的尸体抬到堂屋里入殓了。翠莲被拉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炕头上已经空空荡荡,只有那盏长明灯乍隐乍现地闪着火苗。两个婶娘依旧爬在地下哭着,三四个长辈男人进来拉她们,她们也不起来。翠莲一看便知她们是哭丧的内行,哭得有腔有调,余音绕梁婉转。
 
  翠莲以前就听娘家的人传言说婆婆的这些妯娌嘴甜心苦、手段歹毒,她们一直辖捏着善良的婆婆。今天她们这样卖命地哭嚎着,无非是想掩人口舌,或者想卖弄一下她们哭丧的技巧,以此炫耀而已。
 
  几个婶娘在亲戚们的再三劝阻下,逐渐停止了哭声,不过,她们好像仍旧怀着发泄不尽的悲哀,不住地抽答着。男客们经过一夜的折腾,倦了。但是,谁也不愿意离开。珠子兄妹更是瞌睡得七倒八塌。亭铛对蹲在地上的珍子说,还不把你媳妇领回南屋休息一会儿,这里这么多的人,用你做甚。在婆婆入殓的整个过程,翠莲没发现珍子掉一滴泪。翠莲明白珍子的五脏六肺已经被绞碎,他把强大的悲痛压在心底。珍子对亭铛说,大大,都是为了我娶亲,我娘才死的……早知道是这样,我宁愿一辈子打光棍。亭铛有些愤怒地说,让你回去你就回去,人都没了,你说这话有屁用?珍子无奈地站起来,扭头对翠莲说,走——翠莲底着脑袋,穿过众人的目光,跟着珍子回了南屋。
 
  珍子进了门,点着煤油灯。然后蹲在灶坑里,一边啃着猪蹄子,一边半碗半碗地灌酒。翠莲脱了鞋袜,爬上炕头,衣服也没脱,蒙上被子睡了。当她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,翠莲惊了一跳,翻身坐起,只见珍子把酒碗摔在地下,酒碗已经粉身碎骨。翠莲问,你是不是不睡了?珍子没有做声。翠莲又问,你不睡还不让别人好好睡?珍子仍然没有做声。珍子额头上的血管如蚯蚓一样游移着,两着眼睛直直地盯着翠莲。翠莲说,你盯我干啥?我嫁给你有罪了?你也别欺负我,天亮后我走人。珍子手中握着一片碗渣,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,他用充满仇恨的口气对翠莲说,走,你往哪里走?要不是为了这个家,我现在就一刀剁了你,你想走,没门!留着你好好地替我娘照顾我的弟弟妹妹,你真是个扫帚星。翠莲看着蛮不讲理的珍子,想和他讲理,可又怕珍子打她,只好忍气吞声地又睡了。
 
  天亮的时候,翠莲仍旧沉睡着没醒,美莲进来扫地的声音把她弄醒了。翠莲昏昏沉沉地坐起身,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,好像做了一场恶梦,当她看见美莲身穿一身重孝,才醒悟到昨夜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好些事,最大的一件就是婆婆没了。她问美莲,你大哥呢?美莲回答,出去报丧去了,我大大让我过来带上你,各房走走,认认人。翠莲叠起被子,下地找梳子梳头。美莲说,我大大说你今天就不要穿红衣裳了,那样对我娘不尊敬。翠莲换了带着毛边的白孝服,因为是还没回门的新媳妇,只得在孝服外披了红。翠莲洗完脸,把头发挽起来,盘了个髻,做了媳妇,再也不能梳辫子了。
 
  她随美莲走出南屋,只见整个院落好似一口井,四面的黄土院墙有三四丈高,院子里的房屋被高大的院墙围得滴水不漏。院子里密密扎扎的房屋都是黄土做的,大大小小有三十多间,这些房屋都建在三四尺高的石头台阶上,石头台阶有棱有角,石面上刻着斜纹或梅花小鹿的图案,整座院落没有一砖一瓦。美莲说,我们住的是后院,前院是羊圈、马房和长工们的住处。我们一家住着六间大正房,二娘和三娘两家住着八间西厢房,东厢房八间是祠堂和库房、柴房,南边是门洞和你们的住处,西南角是茅厕,东北角是厨房……
 
  翠莲被黄土高墙震慑了,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土墙,丝绸般绵软的黄土竟然凝结成宽厚结实铁一样的高墙。高高的土墙上零零星星贴着几张婚庆对联,仿佛昨天的喜气还没退尽。她问美莲,这墙是黄土砌成的?真没想过黄土竟然还能筑墙。美莲说,这还不算什么,有一堵墙竟然是空心的呢,我们以前总钻进去藏猫猫,后来大人们怕里面有蛇,就把入口堵死了。翠莲东瞅瞅西看看,稀罕得不得了。美莲说,别看了,以后有你看这墙这院的机会,我们先去二娘和三娘家,二大是个木匠,三大是个皮匠,都是耍手艺吃百家饭的,所以二娘和三娘都喜欢摆谱挑刺,你不要上赶着她们,也犯不上得罪她们,娘虽然死了,横竖有大大做主呢,大大是这个院子的老大,没人敢和他犯混。
 
  她们说着话,按次序先来到二婶娘的屋子里。恰好,三婶娘也在二婶娘的屋里,妯娌俩做孝衣裳,几个七高八低的孩子围着看。见翠莲进来,两个婶娘忙站起身让座、倒茶。美莲指着一个长形胖脸老一点的女人说,这是二娘,二娘的娘家是做豆腐的,可也算富裕人家的闺女。翠莲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她们俩爬在地上哭丧的情景,觉得心里怪怪的。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二婶娘一眼,只见她的下巴上长着一颗大豆大的黑痣,黑痣上倔强地挺着两根粗壮的黑毛,这两根黑毛让翠莲的心口一阵难受。不过,翠莲的脸上还是风平浪静,只管拱手作揖。美莲又指着一个圆盘脸、长着两颗虎牙的年轻女人说,这是三娘,三娘的娘家是官宦人家,三娘的叔叔是咱堡里的堡长。翠莲上前拱手作揖,三婶娘忙着拦挡住,略带悲伤地说,你看你这婆婆,说走就伸腿走了,什么都没有准备,这不,我们正赶着做孝服,让这些孩子都穿上,省得黑头黑脚地进来出去。翠莲说,是啊,事情真太出人意料了,喜事办完接着办丧事。三婶娘说,多好的媳妇呀,高高大大、苗苗条条,这头脸比画上的催莺莺还要漂亮三分,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的,你们的亲事还是我先提的呢,你家是开榨油坊的,我和你三大大套着骡子车带着几个长工去你家作坊榨油,你抱着你弟弟进了作坊,我一看你,天呢!简直就是天仙,回来就和你公公说了与你家结亲的事,你公公找人一打听,果然人人都夸你,只可惜你这个没福消受的婆婆,一天也没和你过日子就没了。三婶娘说着哭了起来,美莲和翠莲也跟着哭了。
 
  珠子进来说,我大大说了,女人们和孩子们都在二婶娘家吃早饭,吃完早饭,二婶娘分派一下各人的任务,我大大和我二大带人破土挖坟去了。二婶娘惊喜地答应了一声,好的。这一声响亮而干脆。三婶娘不由地撇了撇嘴,脸上的肌肉拉得平平的。大家坐在二婶娘的堂屋里,每人舀了碗小米稀粥,翠莲还没来得及伸手,笸箩内的油炸馒头片让一伙孩子一抢而光。有的孩子手里抢到三四片。美莲喝着孩子们说,这些孩子没一个有出息的货,就知道吃独食,给大嫂一块。里面有三姨娘的孩子文子和小武子,三姨娘有些不高兴了,反驳美莲说,我们是不会教养孩子了,就看美莲以后嫁了人,好好教养她孩子了。二婶娘接过茬说,说嘴的人往往就要打嘴了。美莲好歹没说一句话,只管埋头喝粥,翠莲看了她一眼,只见美莲的泪珠子大滴大滴地掉到碗里。
 
  翠莲的心猛然感觉沉甸甸的,肚子里像坠了一块石头。大家一时沉默了,只有一阵喝粥声。喝完了粥,刚收拾了饭场子,二婶娘的大儿子飞子进来说,邻村的几个亲戚家都来人点纸哭丧,你们得有人过去招待一下。二婶娘端起了长辈的架子对众人说,如今,老大家的没了,你们就都该听我的了,不管你们服不服管教,这都是大哥的主意,刚才珠子进来说的话,你们也都听到了。翠莲暂且不能回门,这嫁了人家了,就是顾家的媳妇了,你带着美莲这几天到大厨房烧水、做饭,这挖坟的、吹鼓手的、做纸扎的、跑堂的,还有画匠、经匠都要按时按点的喝水吃饭,你们从现在上工,一直到大嫂出殡结束;孩子他三娘,你天生就能说会道的,你和我到灵棚里照应一下前来哭丧吊孝的亲戚;二美莲、文子、小武子、二飞子、三飞子这群孩子守灵哭丧;珠子和飞子专管接待客人。
 
  美莲和翠莲来到厨房里,几个女人正在盘点东西,只见案板上放着两扇子猪肉,五筐子鸡蛋,十多个剥了皮的白条整羊,两筐胡萝卜,三筐土豆,一笸箩粉条子。女人们见翠莲进来,都笑着问,这是少东家的媳妇吗?俊俏死了。翠莲开始分派,这几个专管烧水沏茶、那几个专管剥葱洗菜、剩下的到里屋的大灶上蒸馒头、炸油糕。美莲是烧火的,翠莲炒菜。美莲边烧火边和翠莲说,二婶娘算什么东西,自己专挑拣清闲体面的去干,让我们做茶打饭,一点也不公平。翠莲说,都是为了娘的丧事,别和她们斤斤计较了,她们毕竟是长辈,是大大让她管事的,如果我们都不听她的话,就是给大大没脸。美莲说,这两个婶娘可不是省油的灯,和娘斗了一辈子,现在又开始联手对付你了,别的不说,就说昨夜你和我大哥走了以后,她们俩一直和女戚们嘀咕,说你就是一个扫帚星,刚进门,我们家就出事,后来大大进来才喝住她们。翠莲的心一震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原来这个家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个扫帚星了。扫帚星这三个字太厉害了,毁掉一个女人是不费吹灰之力的。可眼前的境遇自己又是那么的无奈,就像离开水的鱼一样孤单,天下不管是什么事情,一旦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,那就是有回天之力也逆转不过来了。翠莲想,也许她这辈子就逃不过扫帚星的纠缠了,自己这个黑锅就背到死了。她愤怒得有些失常,尖声问美莲,你说我是不是扫帚星?你说,你说,你说句公道话。美莲没想到就一句话却惹得嫂子如此疯癫,连忙回答,我说你不是,不是,你是好人,你就是个美丽漂亮的大好人,任何人和你在一起也不会妨死的。
 
  谁知道翠莲听了美莲的话,痛苦如烈火喷油一般。她彻底垮了,一不做、二不休,爬在锅沿上嚎啕大哭起来,耻辱、揪心的耻辱、永远狡辩不清的耻辱,让她完全不顾及不自己的脸面了。她不哭她婆婆,哭的是老天爷。她哭着说,老天爷呀——你睁睁眼呀——救救人呀——没法活呀——院子里洗菜的几个女人听到哭声跑进来,相互点头,啧啧地称赞说,真是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的好媳妇,洗锅涮碗的时候还要哭她婆婆一阵。
 
  婆婆的灵柩在黄土高墙围着的大院里停了半个月,翠莲在厨房里炒了半个月菜,溅在她手背上的热麻油,把她的手背烧得伤迹斑斑,但是她仍是无动于衷。她的心头惟一萦绕的一个问题就是她到底是不是扫帚星,她从记忆的初端开始收索着、寻觅着,她想假如自己就是个扫帚星,专往死妨亲人,为什么她的娘老子、她的弟弟、她的爷爷奶奶都很健康。她想不通,越是想不通越往里钻。厨房外是锣鼓喧天,人山人海,厨房里是烟气滚滚、不闻人声。美莲试探着说尽了好话,可是翠莲死活不吭一声,美莲又怕再说错话,只有自己心里干着急了。
 
  翠莲的婆婆是因为胎死腹中而亡故的,她的一生生了四个儿女。她原以为前四个孩子都平安降生,二美莲生的时候,亭铛还在地里起山药,孩子生得多了,有经验了,男人们便把女人生孩子的事看得就像母鸡屙蛋一样容易,这第五胎更是轻车熟路顺风顺水了,没想到在第五胎上栽了,硬生生地要了她的一条命。按当地的风俗,屈死人的灵柩是不能在家里停放的太久,不吉利。翠莲的婆婆虽有子女后人,可毕竟不属于生老病死正常死亡的行列。何况她娘家的几个哥哥正在她家坐珍子的席。灵柩只停放了七天就下葬了。
 
  出殡后,宾客散尽,各种纸扎全部焚烧,鼓手棚子、经匠棚子全部拆散,留下了一个凄凉灰冷的黄土大院。出殡后,顾家的人都替下孝衣,儿女们只在胳膊上戴一个孝字,作为对死者的悼念。顾家娶进一口人的同时也死了一口人,按理说就等于既没损失也没增加,可是娶进的与死去的因不是同一个人,那麻烦就大了。顾家老大媳妇,也就是翠莲的婆婆以前是家中的掌柜,掌柜子人一死,可掌柜的位置还空着呢。顾家虽然不是有钱有势的地主老财,可也在当地是头号的大户人家,家里人有二十来口子,骡马牛羊成群结队,长短工也有五六人。每天进钱出钱的,没有掌柜是不行的,再说,不可能因为桥断了就不过河了。可选谁做当家人呢?老大亭铛这几天费尽心思,老二亭锝家的和老三亭锦家的那简直就是强盗遇见贼爷爷,一个比一个歹毒,她们俩人无论那个当家,那他的四个没娘的孩子就受可怜了。他的心中猛然生出一个念头,就是让他刚进门的儿媳妇当家,他惴惴不安地怀着这个奇特的念头,把全家人都请到他的正房里,吃个团圆饭,商议一下。看看他们的意见。
 
  炕上放上了炕桌,地上放了高几,炕上坐着男人,地上坐了女人和孩子。上了三道菜,喝下五杯酒,亭锝对大家说,现在珍子他娘走了,这个家的大梁还得有人来挑,你们说说谁来当家最合适,那咱们就让她从今夜开始把这个家当起来,不过这当家的一定要一心为这个家着想,不能中饱私囊,更不能心怀不轨。大家其实早就明白老大让他们吃团圆饭的意思了,醉翁之意不在酒,白眉赤眼的吃什么团圆饭。二婶娘料到这当家人落到自己头上了,所以,故意不露神色,看看别人的意思。三婶娘也想,这当家人可能就是二婶娘的了,事不关已、高高挂起,她也没做声。亭锝和亭锦想这本来就是老娘们的事,也不好意思参合。亭铛见大家都不说话,笑了笑说,你们都不说,那我就说了,依我看珍子媳妇是个不错的人,这几天任劳任怨,在厨房中干活,她不当家就可惜了,看来这顾家的掌柜就落在她的身上了。
 
  大家一听这话,惊了个张口结舌。尤其是二婶娘,当时就翻了脸,她对丈夫说,既然大哥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们也就挑明说了,让一个刚进门的小媳妇当家,我们不服,大哥如果执意要翠莲当家,那好!我们分家。三婶娘也站起身愤愤不平地嚷着,大哥,翠莲是个十八九岁的毛丫头,刚进顾家连个门道水道都难分辨,您让她当家,这不分明表示咱们顾家没人吗?亭铛反问,你们说让谁当?让你们说你们闭着嘴又不说,现在又来反对,亭锝、亭锦,你们就想让你们的老婆当家吗?亭锝和亭锦不说话。二婶娘说,我们怎么就不能当了?大嫂死了轮也该轮到我了。亭锝跳下炕头反手给了二婶娘一个大嘴巴,恨恨地骂着,你快给我滚回西房,当家!当家!就知道当家!你能当了吗?我看你连脸也不要了。
 
  二婶娘挨了打,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脸,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耍起泼来,她扑上炕把炕桌掀到地下,满桌子的酒菜呼啦啦扣在地上。她的孩子们哭嚎着把她拉住,她拍着大腿高声地叫骂着,顾亭锝,你这条狗,你就是你大哥和你大嫂养的一条狗,一年四季东奔西跑的做木匠活,可挣上的钱全都交给柜上,四五个孩子破衣烂衫的,你难道瞎了眼了吗?今天我也不活了,你不打死我你就不是人。三婶娘趁着乱劲也嚷嚷着说,不公平,我们文子他老子一年到头累得人仰马翻,也不少挣钱,可钱呢?我嫁过来八年了,仍旧是两手空空。
 
  亭铛大声喝着,好了,有完没完?你们都有委屈,亭锝、亭锦,我还真没看出来呢!你们觉得在外面挣几个钱交到柜上是不是特别吃亏?你们不想想你们每天吃得山药莜面是从哪里来的?是我带着长工、短工面朝黄土背朝天爬在地里收来的,锄地、割地,身上的皮都要晒掉三层。是谁送你们去学艺?现在能挣钱了,翅膀硬了,亭锝、亭锦你们觉得分家好的话,就分开过吧,大哥带着一伙没娘的孩子过,免得沾你们的光。
 
  亭锦说,大哥都说哪里的话了,我看就按大哥的意思去办吧,让大侄子媳妇当家,不要听女人们的,他们懂个啥。三婶娘欲言又止,两只眼睛瞪得像铃铛,一张嘴,两颗虎牙给她助威。亭锦最了解他的女人,他明白三婶娘的这个古怪的表情就是危险的征兆。亭锦下了地,从饭菜中找出鞋子穿上,拉了拉三婶娘的衣袖说,你出来,我有话和你说。三婶娘一甩胳膊说,少扯,我不听。亭锦面带着几份恳求说,你出来,晚辈面前给我一个面子。三婶娘鼻腔里喘着粗气,跟到院子里说,有什么话?说呀。亭锦低三下四地说,你看你,这么聪明的人,连什么都看不出来吗?你是瞎参合什么?翠莲不当家也轮不到你,让二嫂当了家那就倒大霉了,这家里的东西还不都让她霸占到她娘家去?三婶娘反问,你就肯定翠莲是个好东西吗?她当了家照样克扣柜上的钱。亭锦说,这就看着你怎么去盯着她了,我们要时不时地查查她的账本,她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毛丫头,能有那么大的胆量吗?
 
  夫妻俩正商讨着,二婶娘从正屋里披头散发地跑出来问三婶娘,孩子他三娘,你是闹不闹了?不是说好了我们拧成一股绳,一起闹腾,现在你倒是得意了,我掐了打,你们老婆汉子到一边歇凉去了。
 
  没等三婶娘说话,亭锦就接过话茬说,你有能耐爱怎么闹是你的事,少来牵扯我们文子娘,你闹腾的目的是为了做当家人,我们跟着你闹腾有何用?二婶娘说,亭锦,你们三兄弟一个鼻腔出气,欺负我们妯娌是妇道人家。三婶娘刚才听了亭锦的一篇子话,醒悟过来了,二婶娘就是个得了金子想银子的人,点破了,态度一下来了个鹞子大翻身。她对二婶娘说,我们也别再闹了,大嫂刚下葬,我们为了争夺当家人反目成仇,不值得,就是翠莲当了家,她哪里就能管制了我们,打量她也没有那个胆子,过一年半年的拿个错,让她乖乖的下来便罢。
 
  这时,珠子站在门口喊,我大大让你们进来说话,有话不能在家里说,还跑到院子里。亭锦问珠子,你个兔崽子,你和谁说话呢?珠子连忙说,三大,我没看见您也在院子里。三人进屋后,完全没有了气势,态度也和软了许多。亭铛问,出去商量的咋样了?我既然说话不中用,那这个掌柜就由你们来决定了。亭锦说,就让翠莲当吧,穷人家好当,谁当也一样。亭铛问,珍子二娘和珍子三娘有意见没?两人都不吭声,亭锝大声说,大哥问你们话呢?怎么不回答?都哑巴了?三婶娘点点头说,二哥,就按大哥说的办吧。
 
  亭铛问珠子,你大嫂在哪里?珠子说,没见。二美莲说,大嫂和我大姐在大厨房做饭呢。亭铛对二美莲说,去把你大嫂叫来,就说我们有话对她说。二美莲咚咚地跑着叫翠莲去了。
 
  亭铛对二婶娘说,珍子二娘,这桌子是你掀到地下的,现在你给我摆在炕上。大家忙乱着收拾起来。亭铛说,你们都别动,让你们的二娘自己收拾。亭锝媳妇,你娘家也是买卖人家,远近闻名的“豆腐刘”家,出来你这么一个会掀桌子的千金小姐,你说你嫁到顾家十几年了,我这个当大伯子的一直对你尊敬万分,连一句大话都没说过,你呢?今天敢掀我的桌子,明天就敢烧我的房。再说,不是我这个当大哥的偏心,这些天珍子媳妇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厨房做饭炒菜,你们两个做婶娘的什么时候关心过她?那天正是她大喜的日子,珍子死拖硬拽地拉来人家给你大嫂烧倒头纸、点长明灯,人家都依了,这样深明大义的媳妇做我们家的当家人亏我们什么了?
 
  厨房里的翠莲,在锅里倒了油,正准备炒最后一道菜的时候,二美莲跑进厨房说,大嫂,我大大让你到正房里一趟,说他们要和你说话。翠莲交代了正在烧火的美莲几句,解下围裙,来到正屋。进们后只见二婶娘在收拾地上的破盘烂碗,三婶娘乖乖地站在一边,亭铛老兄弟三人坐在炕上。翠莲拿来菝葜,帮着二婶娘来收拾。亭铛对翠莲说,你先过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翠莲放下菝葜,站在炕沿边问亭铛,大大,有什么话要和我说?亭铛说,这几天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,我和你二大三大还有你的俩婶娘商量过了,决定让你来当家。翠莲惊得花容失色,忙说,不行,我是当不了,还是让二娘和三娘来当吧。亭铛说,当吧,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多问问你两个婶娘,你会不会打算盘?翠莲低声说,会。亭铛说,当家后要以你婆婆为榜样,她可是顾全大局的好人,在你们大喜的日子里,她为了不闹出事,宁愿活活地疼死了,有钢骨呀!说着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。一直站在地上的珍子对翠莲说,你还不快下去,戳在这里就为了惹大大生气呢?翠莲对亭铛说,大大,您当心自己的身体,不要伤心了,厨房里还有一道菜没做出来,我先炒菜去了。亭铛停止了哭声,撩起衣襟,从红腰带上解下一串钥匙,递到炕沿上说,明天这个家就由你来当了,这是库房、草房、煤房、祠堂、山药窖门上的钥匙,你保存好,明天让美莲带着你各处走走,缺什么都记下来让飞子和珠子早些去买。
 
  翠莲拿了钥匙,当她伸出手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呆了,纤长的手背上密密麻麻的疤痕。亭铛问,是热油烫的吗?翠莲点了点头。亭锝说,翠莲做掌柜最合适,绝对是大嫂的后生。众人仍旧一言不发。
 
  吃完饭,各房的都回去睡觉了。珍子留在正房和他大大说话。亭铛说,你回屋早早休息去吧,这几天把你们小两口累坏了。珍子问亭铛,大大,我不想看到翠莲,这个女人阴气太重,她刚进家就把我娘克死了。亭铛说,我也细细琢磨了,这个女人外面柔弱,骨子里那可刚强着呢,以后当了家,比你娘会厉害一层的。珍子说,那您为甚还让她当家呢?这样命硬的女人,只配洗锅喂猪。亭铛说,没办法,你我都是大男人,常年累月在庄稼地里干活,总得有个人在家里料理吧,你说让谁当?你二婶娘和你三婶娘那心肠毒得比蝎子尾还厉害,你弟弟妹妹在她们手底下,一个也别想活,眼看珠子就要娶亲了,别人当了家,能给他痛痛快快地花钱娶媳妇吗?你回去先好好地对待翠莲,等珠子娶过媳妇,不行让珠子媳妇当家。珍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,我也不瞒大大说,这几夜我没碰过翠莲一下,这个女人给我的坏感觉,令我对她没有一丝的欲念,和她睡在一盘炕上,好像身边睡了个毒蛇一样的邪恶东西。亭铛说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已经是半辈子的人了,我知道你娘的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。珍子说,那至少是为了娶她吧?亭铛说,不娶她换了别人,该出事照样出。珍子说,那可不一定。亭铛说,认命吧,男人们来这个世上的使命无非就是吃饱穿暖娶老婆。
 
  珍子回到南屋,翠莲已经睡了。他依旧喝酒啃骨头。翠莲在珍子推门的那一刻,一时睡意全消。她并住呼吸,听到珍子吱吱的喝酒声和牙齿与骨头干燥的摩擦声。这些日子,珍子一直像鬼魂一样,在她睡下后冒出来,在黑暗中喝酒啃骨头,那种又吃又喝的讨厌声音能钻进她的灵魂。每当这个时候翠莲就会怒不可遏地大幅度地翻身,故意把翻身的声音极度夸大来表示反抗。她问自己,我生气了吗?他喝他的酒,自己睡自己的觉,干吗要生气?直到后来她守了寡,想起来都莫名其妙。
 
  珍子把最后一滴酒灌进咽喉,照样砰的一声把空酒瓶摔在地上。他每天夜里不是摔碗就是摔酒坛子来解恨,摔完之后,爬在距离翠莲较远的炕梢上脱衣睡觉。不过有一点挺让翠莲感动的,她每夜都要起来上茅房小解,院内黑咕隆咚,她出去,珍子也出去,他站在当院中等待着她。翠莲明白,他是怕她一个人出去害怕,可每次珍子喝完酒摔酒瓶的巨大响声,都让她从头皮凉到脚后跟。这个男人是不能再要了,命好的话,再找一个瞎子、瘸子、穷光蛋也比跟了他强。翠莲想开了,全身像掉下二十斤泥巴,轻松了许多。这夜,她做了一个梦,梦见她爬在大锅沿子上炒菜,炒着炒着,锅里的菜就变成了臭虫,这些臭虫长着无数的腿,像蜈蚣一样顺着铲子爬到她的手背上,咬她的手背,有的还猖狂地爬到她的胳膊上,吓得她大哭起来,边哭边用铲子往死拍,虫子太多了,前赴后继一批接着一批向她爬来,她慌乱地抓住一条软腻的虫子用劲一捏,虫子的黑血溅了她一脸,臭烘烘的,恶心死了。她扔下铲子边哭边跑,铺天盖地的虫子追了出来。正当她走投无路的时候,她被珍子叫醒了。珍子爬起身,点着油灯,翠莲看到他胸脯上密匝匝的胸毛。他问,你怎么了?睡觉也哭。翠莲说,不怎么,我这个人就这么点出息,扫帚星都爱睡觉哭。珍子不说话了,撩开席子,拿了一张纸条卷了一根拇指粗的旱烟,从煤油灯上点着,嘭嘭地抽了起来。翠莲正要吹灯睡觉,珍子缓缓地吐了一口浓烟说,其实今天晚上大大为你争当家人也不容易,我的心里也挺想让你当的,好好干,别亏对了大大对你的心意。
 
  翠莲冷笑一声说,嗨——既然不容易,谁想当给谁,我不稀罕。珍子瞪了她一眼,再没别的话说了,吹灯睡觉。
 
  早晨,翠莲起来,看到珍子已经不在了,她洗了脸,把拜堂时穿的红衣裳拿出来穿上,然后梳头,她特意又梳了两条辫子。美莲送进一碗稀粥、两块油炸馒头片还有一碟子咸菜。翠莲和她说,你和大大说一声,我走了,嫁过来我一直还没回去呢。美莲说,你不早说,大哥打早套了骡马翻地去了,要不明天让他和你一起过去?翠莲说,不用了,好妹妹,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大大和妹妹,别太累了,这个家的女人你最吃苦。美莲说,那我现在让二哥给你备一条毛驴,你骑驴去吧。美莲走后,翠莲坐在桌前吃起了早饭。她吃得很认真,可谓细嚼慢咽,但她发现嚼是嚼了可怎么也咽不下去,嗓子里就像卡上什么东西堵得难受。草率地吃了一口饭后,她开始打扫屋子。她先扫墙壁再扫地,打扫完了,把腰间的钥匙娶下来放到炕边的席子底下。珠子愣头愣脑地走进来问,大嫂要回娘家了?毛驴备好了,我逮了最善良的黑驴,保证一路都听你的话。美莲也进来问,大嫂,你什么时候回来?最晚明天好吗?翠莲向他两人摆了摆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两眼泪水盈盈。她把从娘家带来所有的小东西都放在包袱里,提着包袱出了二门。见大门内的石桩子上栓着一匹黑色的毛驴,毛驴背上的鞍子已经备好,鞍子上还铺了一块鲜艳的红绸褥子。珠子跑过去解开缰绳,递到翠莲手中。二婶娘和三婶娘也跑出来送别,二婶娘一看翠莲穿着一身红衣裳,就精精怪怪地叫嚷起来,吆——你婆婆刚下葬,你就穿红衣裳了?这还得了,最少也得等三年以后再穿。翠莲没听她的话,可以说看都没看她一眼,就牵着毛驴出了大门。二婶娘和三婶娘说,瞧她那个狂样儿,还不理人,当了掌柜就兴头起来了,宁可悔了做,不可做了悔,以后谁高谁低还不见的呢。
 
  翠莲牵着毛驴穿过大街,她感觉双腿像棍子一样僵直,这街道也变得狭长了,总也走不完。街上的人们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这个牵驴的红衣女子。忽然,有一个女人说,这是顾家的新媳妇,我和她在顾家厨房里做过饭。接着,身后便是窃窃讨论声。好容易才出了镇子,她找了个石头,站在上面,然后爬上毛驴背。一阵放仰面吹来,她不由地打了个寒噤,这个寒噤打出了她的两眼泪水。她不由地回头看了看,顾家土黄的高院墙如山一样立在水泉镇的中央,她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高大的黄土院墙,那高大的黄土院墙不仅是顾家的标志,但也很实用的,生活在黄土院墙内的女人是很安逸的,最起码不受风吹雨打。
 
  珍子翻地回来,把马和骡子卸下来,栓到圈里喂了草料。然后,站在二门口拍打着满身的黄土。一群鸡咕咕地叫着,在他的身边觅食。珍子大声吆喝美莲,美莲从正屋出来,手里拿着鞋帮子做针线。珍子问,今天你喂鸡了没有?娘不在了,你该想的都得想到。美莲叫,二哥,抓两把篦谷子出来喂鸡。珠子从正屋里出来,跑到东厢房的窗户下,从一个泥瓮中抓了两把篦谷子,咕咕咕咕用他的粗嗓子难听地叫唤着鸡,鸡群欢天喜地地从外面跑了进来,他把篦谷子纷纷扬扬地撒开,鸡群立时拥挤成了个旋涡。珍子看着鸡群对美莲说,好几只鸡都红脸了,说不定腊月的时候能下几个腊八蛋。珍子说完就去推南屋的门,美莲着急地和珍子说,大哥,大嫂去娘家了,我去给你烧水,你洗洗头吧。珍子一愣,缓了一下问美莲,谁让她去的?是大大吗?美莲说,大大从早晨就和二大到南庄要木工帐去了,他也不知道。珍子说,什么玩意儿,说走就抬腿走了,走了今后就别回来了。美莲说,你这个人就是霸道,我们总不能不让人家回娘家吧,就是买个使唤丫头也有告假的时候。珍子很生气地推开南屋的门,进去以后发现这屋里超常的干净,被子叠的整整齐齐,柜子擦得尘纤不染。珍子觉得这是一个恶兆,女人往往在诀别的时候,才怎么认真地打扫自己住过的房屋。珍子横躺在炕上,掀开席子拿卷烟纸的时候,看到翠莲留下的钥匙。珍子懵了,尽管他恨这个女人,可现在她不声不响地走了,他的心里是空捞捞的难受。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,只听院子里的母鸡呱天呱地大叫的声音,他还以为珠子在撵鸡玩。他爬起来刚要出去喝骂珠子,二美莲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说,大哥,你快去看看,二娘和三娘杀鸡呢。珍子说,这不过年不过节的,杀鸡做甚,平日里细米白面的吃腻了,想起鸡肉好吃了。珍子开门出院,只见二婶娘手里提着菜刀,三婶娘双手攥着鸡的两只翅膀,那只将要被杀的母鸡没命地嚎叫着,凄凉万分。珍子问,干吗要杀鸡,是不是来戚人了?二婶娘说,还不是为了这个家?你媳妇今天走的时候穿了一身红衣裳,你娘刚下葬,还没过七,多不吉利,杀只鸡,去去邪气。美莲说,你只管杀鸡,与我大嫂穿红衣裳有什么关系,刚才三娘家的文子弟弟和我说,今天二娘到街上去,听人们传言说喝了生鸡血就能让老女人变年轻,于是二娘和三娘就在西厢房商议着杀鸡喝血。珍子苦笑了一下说,完了,完了,这个院子里的女人都成精了。二婶娘见美莲揭穿了她,便恼羞成怒,破口谩骂起美莲来,你这个丫头,越发没大没小了,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我们就想杀鸡玩玩,你还怎么了?你娘刚死,你就管起事来了?真是什么鸡下什么蛋,什么娘生什么女,一色货。珍子本来是要走开的,一听这话,马上气劲上来,脸上的肌肉嘣嘣直跳,他走到二婶娘的面前咬着牙关说,你给我听着,你可以骂任何人,但是不能说我娘半个不字,小心我揍死你。二婶娘一下愣了神,等珍子扭头进了家,才大声嚷着,你想揍人,你长了几个脑袋?你二大没舍得动过我一根手指头呢。一旁的三婶娘提醒她说,算了,你杀你的鸡,少说些吹牛的话吧,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二哥没打你?你挨了打就忘了,别人都记着呢。二婶娘由于气愤,杀鸡的时候用的力气特别大,手起刀落,鸡头扑棱棱掉在一边,她仿佛砍的不是鸡头而是珍子的头。三婶娘端着一个大碗专心接血,无头鸡颤抖着身躯,淌出了最后一腔热血,完了,一滴也流不出来了,三婶娘和二婶娘欣喜若狂端着温热的鸡血进屋了。美莲气得边哭边收拾惨局。二美莲高兴地和美莲说,姐姐,咱们今天晚上是不是就能吃煮鸡肉了?我就爱吃鸡屁股,可肥呢。
 
  亭铛和亭锝晚上才回来,兄弟两人帐没讨回倒是累了个半死。亭铛进了家,屁股还没坐热,美莲进来就把翠莲回娘家和两个婶娘杀鸡的事,一五一十地说了。别的事情倒是稀松,这翠莲穿着红衣裳回娘家的事,听了他的心都碎了。媳妇拿了一个大包袱,说明该拿走的都拿走了,最主要的是还穿了一身红,这超常的举动分明表示她和这个家没关系了。他问美莲,你嫂子临走还和你说啥话了?美莲说,她让我日后别太劳累了,多照顾大大和妹妹。亭铛听了,热泪横流,看来这个翠莲早就做好了一去不回头的打算了。他和美莲说,把你大哥叫来。
 
  美莲推开南屋的门,只见屋里黑洞洞一片,只有炕上躺着的珍子嘴里叼着的烟头一闪一闪。美莲说,大哥,大大叫你过正屋去。珍子坐起来边用火镰点灯边问美莲,大大和二大回来了?美莲说,哦,刚进门。珍子披了外衣,趿拉着鞋来到正屋。亭铛见珍子进来,劈头问了声,翠莲是不是把钥匙也带走了?珍子回答,留下了。亭铛彻底蔫了,他皱着眉头狠狠地说,你干吗能让她走呀?珍子说,我去翻地了,不在家,她得空就走了。亭铛说,明天你给我把她领回来,不管她家提出什么条件,都答应了,只要人回来就行。珍子说,算了,我也考虑过了,该走的想留是留不住的,何况她是一个命硬的女人。亭铛说,糊涂的东西,什么命软命硬,如果她再不回来,这掌柜就落到别人手里了,你二婶娘和你三婶娘是什么人?是专管生事作耗的货,她们当了掌柜,咱几辈人精心积攒下来的家业就一败涂地了。珍子说,让美莲当,也一样,我总看着翠莲不是个善茬子。亭铛说,美莲都十四岁了,过个一头半年就得嫁人了,就算是翠莲不是个善茬子,可用她来对付西厢房的你俩婶娘也绰绰有余。珍子说,我总觉得翠莲回来不回来都是一样的。亭锝说,那可不一样,你我珠子都得下地干活,美莲和二美莲都是小孩,人家撺掇好,这家里什么不是人家的,听大大的话,明天哪怕跪地磕头,也把翠莲请回来。珍子吞吞吐吐地说,我也没碰过她,虽然拜了堂,可毕竟没入过洞房,她也不算我的女人,走与在都和我没关系。亭铛说,你为什么不碰她?这种事难
 
  道还得老子亲手教你吗?如果那几夜,你要了她,她想走也走不了,谁再敢要她,可现在人家是黄花大姑娘,家境又好,想找什么人都可以。为了这个家,为了你的弟弟妹妹们,明天无论如何你也得去。
 
  第二天,珍子背了几包点心,骑马到了翠莲娘家。在门外叫了半天,人家连门都不给开,他等了一顿饭的工夫,仍然不见有人开门,又提着点心牵着马回来了。亭铛一整天都站在大门外,望穿秋水盼望着翠莲回来,二婶娘如一条警觉的老猫,她似乎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幸灾乐祸地问,大哥,你在门外等谁呀?翠莲是不是还没回来?亭铛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,没等谁,只是想在门外站一会。
 
  天色已近傍晚,一个身穿皮袄的老男人漠然矗立,望着通红的晚霞和归巢的乌鸦,深深地感到景色的苍凉和内心的凄楚。伴着落日的最后一丝余辉,珍子耷拉着蔫头牵着马回来了。亭锝一眼瞅见马背上空荡荡的,心凉了半截。父子俩进了家,珍子长吁短叹一番,对亭铛说,真他娘是一家子牲口,我在街里等了半天,连门也不给开。亭铛一听这话,就更着急了,他想解铃还需系铃人,翠莲是亭锦女人保的媒,现在还得亭锦女人出面才好。
 
  第二天上午,美莲来到三婶娘的房中,三婶娘不在,文子和几个小孩爬在桌子上写毛笔字。美莲出来又到了二婶娘的屋子里,只见二婶娘和三婶娘妯娌俩玩骨牌呢。美莲站在她们身边,等着一把牌出完后,对三婶娘说,我先替三娘玩着,我大大叫三娘过去,有事和您说。二婶娘呼啦一推牌说,不玩了,他三娘人家叫你呢,你还不快过去。三婶娘问美莲,就叫我一个人吗?你不知道叫我有什么事?二婶娘说,你问她,她能说吗?能有什么事,肯定是为了昨天咱俩杀鸡的事。美莲说,可能不是,不过您过去就知道了。
 
  三婶娘随着美莲来到正屋,只见亭铛独自坐在炕上悠闲地喝着茶,看样子不像是查问杀鸡的事。三婶娘问,大哥,您叫我做甚呢?亭铛冲她呵呵地笑了笑说,你坐,你先坐下。三婶娘从来没见过她的大伯子对她这么客气过,便拿捏着坐到地下的椅子上。亭铛说,这个家数你最能干,最会说话了,家里外面什么事没有你办不成的。听到亭铛夸自己,三婶娘一下就明白了,他把她叫过来不是为了夸她,是为了让她到外面办事。三婶娘说,大哥你也别胡夸我,我这个人最明白自己是吃几颗麦子的面长大的人,有什么事,你就直说。亭铛仍旧哈哈一笑,还是拐了个小弯子,对美莲说,美莲,给你三娘沏壶上等的茉莉花茶,你三娘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,有喝茶的习惯。美莲沏茶去了,亭锝才说,他三娘,翠莲走了,可能是嫌咱家这几天没对待好她。三婶娘说,怎么没待好?一进门子就当家,还叫没待好?我嫁过十多年了,从来也不敢有过当家的念头。亭铛说,别说那么多的话了,还得麻烦你去一趟,她毕竟是咱家的一口人,总是住娘家,让外人听见也笑话。三婶娘假意推却说,翠莲要是铁了心不回来,我就没办法了。亭铛说,大哥相信你有这个能耐,明天就去吧,不管要什么条件都应下来,这事过后改天去看看文子他姥姥,我们办完喜事还剩下一些酒肉,晚上人静了,让珠子给你送过去,你也别声张,这个家是只能做不能说,大哥也不容易,以后还得靠你多帮忙。
 
  ……